注册

收紧融资类业务、叫停与桔子分期合作 光大信托规模壮大背后隐患重重

2020-07-31 07:57:32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蔡俊

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光大信托”)的高速运转,开始降速。

7月23日,市场传闻银保监会点名批评光大信托,并暂停其融资类业务。作为规模扩张最有效的方式,若消息确切,短期将对公司产生一系列动荡。

不久后,公司发出一份答复公告,否认被监管层点名,称各类业务仍正常开展与报备,融资类业务只是有所收紧。

光大信托这台高速运转的机器,这些年马力全开,董事长闫桂军用三步走战略,把曾经深陷泥潭的公司,逐渐推上轨道。

然而,规模壮大的代价,是光大信托爆发出的一连串产品负面信息。签约合作的福晟陷入资金链问题,造成相关产品也面临违约风险。还有被寄予转型厚望的消费金融产品,与桔子分期的合作也于今年中断。

玄妙的“收紧”

融资类业务对光大信托,如同马达对发动机。

所谓融资类业务,是指信托公司发行集合或单一产品,为融资主体募集资金。整个过程中,机构向融资方收取固定利息作为回报。若按投向分类,可细分为房地产、政信、工商企业等三大方向。

在信托公司内部,业务主要分为融资类、投资类。前者一直是机构收入的主要来源,后者对接资本市场,并非信托擅长领域。根据2019年报,去年底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已达7372.86亿元。其中主动管理的融资类业务,规模为2565.5亿元,远超投资类1263.45亿元。

因此,光大信托若被暂停融资类业务,短期影响几乎是毁灭性的。虽然公司否认被监管层点名,称各类业务仍正常开展与报备,融资类业务只是有所收紧。然而,“收紧”到何种程度,公司没有透露更多。尽管否认被点名,但光大信托在声明里表示,“各地监管局根据一司一策原则对机构予以指导,并非针对我司一家”,这话看来也留有余地。

一位信托公司的人士认为,收紧的表达比较含糊,即使不新发项目,但存续产品还能继续发行。

早在6月份,银保监会就信托规模问题,公开表示会持续要求各家公司压降。然而,利润的驱使下,不少机构仍开足马力,不断发行融资类信托计划,让高速运转的机器继续运转。

前述人士表示,行业内有传闻称,上半年光大信托的总管理规模已突破1万亿,融资类业务是主要贡献。

对此,《投资者网》就是否因受到监管层压力而收紧融资类业务致电公司,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房地产埋雷

房地产业务,成了光大信托第一个触发的雷区。

2019年报显示,去年甘肃属地监管局曾对公司进行两次现场检查,重点督导房地产领域。事后提出整改意见,要求公司“健全完善房地产业务压力测试,持续提升对重点领域业务的管控能力”。

这里的压力测试,信托公司通常会核查产品规模、融资人状况、项目进展,再比对自身的资本金实力,模拟坏账发生后,多长时间可以全部兑付。

世上没有空穴来风,被监管层关注房地产领域,是公司多年积累下来的“成果”。

根据2019年报,公司的信托资产运用分布表中,房地产金额达898.99亿元,占比11.97%,仅次于实业、基础产业。而且,分布表没区分主动和被动管理,由于很多机构的被动管理偏向基础产业,因此公司主动管理的房地产占比,可能更高。

而与光大信托一长串的房企名单中,不乏有福晟这样曝出负面信息的企业。2018年,公司与福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前者向后者提供100亿元的授信额度。

两家企业的协议,由光大信托向福晟提供融资支持,方式包括公司债、REITS、ABS等。在此之前,公司被曝一款信托产品未能如期兑付。

该产品为光大兴陇·茂田实业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主体茂田实业,专项投资重庆一处房地产项目。按照计划,产品最新一期应于今年偿还本息,但公司以受疫情冲击项目无法及时复产、销售为由,延期兑付。

延期兑付,是机构处置坏账时的拖字诀。一般在合同中,信托公司会专列这项条款,因此严格意义上不算违约,但项目一旦发生此类事件,机构会采取诉讼、借新还旧、资本金垫付等手段,尽早促成本息偿还。

闫桂军三步走

5年前入主光大信托时,现任董事长闫桂军曾用“临危受命”形容。5年之后,公司虽步入正轨,但隐患重重。

2014年,光大集团18.32亿元控股甘肃信托,并更名至今。一年之后,闫桂军到任,重组这家深陷漩涡的公司。

重组第一步,闫桂军聚焦主动管理。在此之前,甘肃信托仰仗被动的通道业务,主动管理规模远远落后同行。聚焦之后,公司发力政信、房地产等两个方向,依靠平台的优质资源,迅速壮大。

前述信托人士表示,光大信托因为有西北地方政府背景,前些年发了很多政府平台项目,发行频率非常高,管理规模很快做大。

先天的地方平台资源优势,加上公司不断与房企联动,让光大信托已非吴下阿蒙。2019年报显示,公司去年主动管理规模4406.83亿元,较年初激增一倍。

有了项目的增量,闫桂军的第二步,就是对信托产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喊出“三化”口号,即基金化、证券化、资产管理化。

翻开公司产品名录,大量仿照公募基金风格,以“XX号”命名。如瑞信信托计划,产品编号排到30多位,对应的底层资产,有各地城投企业项目。

然而,公募基金以净值计价,信托产品若出现编号,很多时候是单个项目在不断滚动募集。业内称为TOT,或者资金池。

资金池,往往与借新还旧牵连,后续编号为前列偿还本息,金融行业闻之色变。

近两年来,光大信托不时爆出延期兑付的消息。尽管底层资产涉及的投向众多,有房地产、政信、工商企业,但大量产品都存在共同特征,即编号结尾。

前述信托人士认为,这类产品的关键,要看每个编号是否单独对应不同项目,银行账户是否单独开设,如果没有,风险敞口可能就比较大。

或许意识到风险,闫桂军的第三步,放在消费金融的创新转型。

然而,今年光大信托紧急叫停与桔子分期的合作。后者校园分期起家,与多家信托公司开展协同,方式为信托募集资金,投向消金平台进行放贷。

对此,《投资者网》就光大信托与桔子分期的合作规模、风险管控等问题向公司求证,截至7月29日,公司未予置评。(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