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兑付变持久战,中泰信托近5亿青海项目逾期一年仍无清偿方案

2020-09-16 16:47:19 新京报 

首次债权人会议未涉及偿付方案。

募资4.8亿元、逾期已超过一年的中泰信托恒泰1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恒泰18号”),兑付仍无答案。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近日获悉,恒泰18号的融资方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海省投”)在6月发布破产重整公告后,8月底该案召开了首次债权人大会,但暂不涉及青海省投的债务清偿安排及具体时间表。

“很失望,首次债权人大会没实际进展。”投资者董女士(化名)对贝壳财经记者称。

贝壳财经记者从负责该案的会计师事务所方面了解到,一般财务审计工作需要2-3个月。这意味着清偿方案制订还需时间。

该项目兑付还面临另外几个难点,包括中泰信托自身的股东阳光(600673,股吧)化问题仍未最终解决;以及所有“栽”在青海省投上的项目,相关诉讼都划到西宁中院受理,处理周期或会更长。该案庭审负责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这是一起企业资不抵债引发破产重整的案子,目前都按照正常法律程序在走。

首次债权人会议未涉及偿付方案

“本次没有涉及债权偿付和清偿方案的内容,主要还是通报管理人的工作进展,是一个阶段性工作的安排,管理人和(青海)省投那边准备具体推进引入战投和资产评估的工作。”董女士谈到8月底首次债权人会议沟通内容,直言“失望”。

中泰信托向贝壳财经记者证实,首次债权人会议暂不涉及青海省投的债务清偿安排及具体时间表。会上主要宣告了管理人的组成,并由管理人作重整阶段性工作进展的报告,主要集中于梳理青海省投及下属子公司财务、债务及资产情况,同时接受各家债权人的债权申报材料并予以核查确认。

会议还表决通过了《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整案财产管理及变价方案》(下称“《方案》”)。纳入《方案》的拟处置财产为两项非核心资产:一是青海省投本部所持湘财证券的0.2727%股权;二是青海省投本部所持海西州天青石选矿厂的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方案》均未涉及债务清偿安排。

“根据管理人反馈,引入战投的工作尚在推进中,因尚未结束,本次债权人会议未对该事项的具体进展情况进行通报。”中泰信托称。

负责该案财务审计的是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该事务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年该所接到不少企业破产重整案的审计工作,情况均有所不同,有的案件涉及法人主体超过百家,通常情况下审计工作需要2-3个月。负责该案资产评估工作的是北京天健兴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中泰信托表示,目前两家单位对青海省投的财务审计和资产评估工作正在推进中。

项目逾期已超过一年

截至目前,恒泰18号逾期已超过一年。

新京报去年底曾报道,恒泰18号于2017年5月成立,投资门槛100万元,共发行9期,期限24个月,各期信托单位原定于2019年5月11日至8月8日陆续到期结束。合计发行规模4.8亿元,涉及159名投资者,其中157位是自然人。项目融资方为青海省投,实际控制人是青海省国资委。

恒泰18号到期前夕,青海省投债务危机爆发。去年1月,由于青海省投美元债付息逾期以及引发的交叉违约,标普在评级报告中将其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以及公司优先无担保债券的评级从“CCC-”下调至“D”。

贝壳财经记者在中国货币网发布的一份青海省投财报中看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77.65亿元,同比下降15.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7亿元,同比下降3211.86%。

此外,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有息债券逾期规模为99.7亿元,较当年3月末新增31.83亿元。由于债务逾期规模较大,因债务违约而产生的诉讼较多,大量资产被司法冻结,但诉讼的详情暂时不宜公开。

去年8月,青海省投再度爆出美元债利息违约时,其回应称只是“错过了付息日,隔天早上就汇出利息款”。

兑付恐变拉锯战

中泰信托已于2019年3月向上海市高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此后,在最高法的统一协调下,该案件管辖权被移送至西宁中院,后于2020年1月7日在西宁开庭审理。中泰信托诉青海省投及担保方桥头铝电等三家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案(案件号:2019青01民初741号)的民事判决今年5月正式生效。

据裁判文书网显示,该判决内容包括青海省投支付中泰信托回购基本价款和回购溢价款共计4.9亿元、违约金1079万元,及中泰信托对质押物拍卖、变卖后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等。

但今年6月,青海省投公告称收到西宁中院的法律文书,法院裁定受理其债权人对该公司以及该公司下属16个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并已指定青海省投清算组和各子公司的清算组为管理人,要求受托人在8月19日前向青海省投管理人书面申报债权。

一家资产规模高达750亿元、背靠青海省国资委的地方明星企业轰然倒地。其后,贝壳财经记者联系到青海省投时,一位工作人员称,法院指定了两家管理团队,有信息需求要和管理人对接。公司运转情况不便说,有组织程序。该案庭审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一起企业资不抵债引发破产重整的案子,目前都按照正常法律程序在走。

除了债务方青海省投一时难以走出泥沼外,恒泰18号面临的兑付难题还在于,中泰信托自身的实控人阳光化问题仍未解决。中泰信托近日在给贝壳财经记者的回应中透露,实际控制人阳光化的推进工作一直在持续进行中,但尚未最终完成。“据我们所知,股东、德瑞信托计划受益人正在积极推动相关工作,落实监管要求,争取早日完成整改,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推进公司持续稳健发展。”

中泰信托:与投资者和青海省投等保持沟通

投资者怎么办?

目前,投资者的“火力”仍主要瞄准中泰信托。

中泰信托对记者回应称,与公司其他项目一样,公司与投资者通过信息披露、现场访谈、电话及微信等方式进行沟通,公司内有专门团队负责与投资者的交流和沟通。同时,与青海省投、管理人等始终保持着沟通,了解其相关工作的进展,不断呼吁对方能积极履职,拿出可行的处置方案、回应金融机构的债务化解方案建议,法治化、市场化地处置债务。

近年很多有超强信用背书的企业出现债务危机,“金钟罩”的打破带来什么启示?四川省投董事长刘体斌撰文称,青海省投倒下的背景,正是近年来激进举债、有息债务规模较大、流动性危机导致债务危机爆发。后又因违约发生的诉讼较多,子公司股权基本被司法冻结,无奈之下只能走上破产重整的道路。

他还谈到,青海省投在2013年之后开始混改,引入西部矿业(601168,股吧)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而西部矿业参与混改时多用股权、资产、债权,鲜有现金注资,远未达到优势互补、强强联合的混改初衷。

投资者怎么办?是不是只能等待破产重整?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从这些信息看,不能兑付主要是因为商业风险导致的,投资者应该承担相应风险。如果信托公司存在违规操作,投资者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据,以便追究公司的违约责任。

今年以来,安信信托(600816,股吧)、四川信托等暴露了很多风险,但资管新规打破了刚兑,从监管角度上,如何平衡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以及打破刚兑还有道德风险?

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曾公开回应称,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压实相关金融机构和相关股东的主体责任。依法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同时加强投资者教育,帮助投资者树立“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风险责任意识,准确评估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产品处理上,要严肃市场纪律,防止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项玲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