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吉林信托踩雷:项目启动前融资方已债务缠身

2018-09-15 11:05:57 中国经营网 
  本应在7月初付息的吉林信托“汇融38号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汇融38号”),至今仍未兑付。

  9月11日,吉林信托该项目负责人周赤告诉记者,融资方及担保方有望在30个工作日内兑付利息,吉林信托董事长邰戈正在牵头处置风险。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发现,除了该信托计划之外,吉林信托近期还陷入中弘股份(000979,股吧)(000979.SZ)的债务泥潭。其中,汇融38号产品的相关尽职调查、项目监督及运营工作,备受投资者质疑。

  截至发稿,本报记者了解到,为防止风险进一步扩大,吉林银监局要求,每十个工作日,吉林信托须向其书面汇报一次风险处置情况。

  屡次食言

  汇融38号产品的《信托计划方案报告》显示,信托规模为4.5 亿元,受托人是吉林信托,融资人是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建设”),担保人是上海中科建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建飞”)。产品期限为2年,年化预期收益率为8%-8.6%。

  信托资金的用途,是投资中科建设下属公司持有的位于上海青浦区的意邦建材家具城一期部分自持商铺,最终用于其上海意邦项目三期B。

  投资者告诉记者,该产品于2017年9月29日正式成立计息,信托合同规定是季度付息,应于今年7月初付息,但未付息。

  7月9日,吉林信托向投资者出具书面声明称,“我司尚未收到融资人2018年第二季度回购款……主要原因为企业改制,相关工作进度不达预期,导致现金流紧张。另经我司调查,目前投资人及担保人均有被执行记录。”

  吉林信托还称,“融资实际控制人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正出面协调资源……在2018年7月底之前完成到期利息的偿付。”

  但是,相关公司并未在7月底前付息。8月2日,中科建飞(中科建设融资债权已由中科建飞负责处理)向投资者出具书面声明称,“由于诸多原因,我司未能按照之前的承诺履行付息工作,但我司作为一家负责人的国有企业将不会逃避任何应当承担的责任……我司有非常大的信心在8月底之前妥善处置此次债务风险。”

  不过,中科建飞再次食言。投资者称,进入9月后,利息依然未兑付。

  9月11日,吉林信托项目负责人周赤向记者证实,今年第二季度的利息未兑付。“我周一(9月10日)去了北京,中科院行政管理局的领导说近期会兑付,优先给我们考虑,在30个工作日内把利息兑付了。我今晚还要去北京,明天还要和他们谈。”

  中科院行政管理局,是中科建设的实际控制人和唯一出资人。周赤告诉记者,他并不担心本金兑付。“最近新开盘的(商铺)每平方米的价格是3.5万-4万元,我们当时评估只是2.8万元,安全边界还是有的。建飞的资产还是蛮优质的,我之前要求它销售,它一直不销售。现在我们的工作重点是要求它销售,它也答应了,说很快就会启动。”

  尽调争议

  本金能否如期兑付,并不好说。

  投资者在给吉林银监局的投诉信中写道:“在该项目发行前,融资方中科建设,担保方中科建飞已债务缠身,法律纠纷不断。吉林信托的尽职调查存在失误。”

  对此,周赤向记者解释:“中铁、中冶这些大型央企,作为法院被执行人的情况也都很多,对于建筑类的企业是很正常的。例如施工纠纷会导致它被执行。我们在材料中列举了被执行情况,是正常范围内的。”

  投资者还投诉称,自项目去年9月份成立至今,吉林信托对融资企业和担保企业的监督、项目的运营存在失职。

  投资者认为,信托资金应该用于上海意邦项目三期B的后续装修及归还部分金融机构借款,但并没有用于后期装修,而且抵押物的空置率、租金价格也与吉林信托关于本项目的尽职调查报告存在重大差异。

  周赤坚称,资金并未被挪用。他说:“资金有银行监管,银行不放款,企业不可能挪走。资金流向是由信托机构打给中科建设,再转给上海意邦,各个环节都有凭据。”

  不过,周赤以上述凭据属于商业机密,不在信披范围为由,拒绝出示。

  此外,该产品的一份推介材料显示,中科建飞除了提供担保外,还提供价值约10亿元的抵押物。但根据上海国众联土地房地产咨询估价有限公司出具的报告,抵押物预评估价值仅为7.11亿元。

  对此,周赤表示,该推介材料并非由吉林信托出具。“我们没有动机去虚假宣传,这又不是卖不出去的产品。我们自查过,包括监管也在监察,没有(虚假宣传)的问题。”

  记者注意到,吉林信托官网曾发公告,“关于本款产品,近期外部销售宣传与事实有部分不符。请投资者以本公司官方网站上公布的信息为准。”

  高收益后遗症

  2017年,吉林信托营业总收入、利润总额和归母净利润均出现下滑,归母净利润为2.69亿元,同比下滑13.6%。在全国68家信托公司2017年净利润排名中,吉林信托位列倒数前10。

  记者注意到,吉林信托拟将自己定位打造成为“风险最小,效益最大,回报最高”的信托公司,此类宣传语亦出现在吉林信托官网登录界面上。

  不过,投资行业一直以来“高风险对应高收益”的神话并未就此打破。

  吉林信托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末,该公司不良信用风险资产为6353.31万元,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为7.72%。

  虽然风险较高,但受吉林信托较高收益率的吸引,投资者依然趋之若鹜。例如近期的“吉信汇融64号创禾股权收益权信托”,年化预期收益率达到8.8%-10%;“汇融50号广悦化工收益权信托”,年化预期收益率达到9.5%-9.8%。

  一名吉林信托投资者表示,他看重的正是该公司产品的高收益。周赤向记者透露,在汇融38号产品中,一些客户的投资额过多,公司要把超出的部分退给客户,客户“死活不肯退”。

  用益信托统计,2018年上半年2317款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为7.19%。可见,吉林信托近期的产品收益率已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近期逾期的吉信汇融16号信托计划,融资方是中弘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担保方是中弘股份,而中弘股份自身各种债务缠身。吉林信托在官网公告称,2018年6月,融资方未能按期足额付息,担保方未能按约履行担保义务,公司向吉林省高院提起诉讼,目前已正式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违约项目正是在邰戈任公司总经理时成立的。今年6月,邰戈临危受命,出任公司董事长。而公司前任董事长李伟因严重违纪,并涉嫌违法犯罪,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吉林信托为何连遇坏账?今年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会不会升高?9月11日,记者就吉林信托经营致函该公司询问,并表达采访邰戈的愿望。该公司信披人士称,已向领导汇报,领导近期不便受访。

  对于产品收益率比较高,风险较大问题,该人士称,近期产品收益率较高和市场有关,业内收益率普遍升高。

  吉林信托将如何处置项目风险?投资者的权益能否得到保障?记者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