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耒阳债务承压 中信信托两产品引担忧

2018-09-08 08:28:03 中国经营报  陈齐乐

  耒阳地方财政再度引发市场关注。

  近日,湖南耒阳市市长在接受地方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年上半年,耒阳全市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63亿元。2017年同期,耒阳财政收入为13.87亿元。今年同比下降了23.36%。

  耒阳市财政情况为市场所关注,主要是因为2015年4月及12月,该市两家平台公司先后发行了两期债券—— “15耒阳债”及“15耒阳城投债”。2018年7月末,上述两只债券评级方又先后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评级公司称该市传统产业萎缩严重,主体财源匮乏,且政府性债务增长迅猛。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发现,除了上述公开发行债券之外,2017年1月,中信信托还成立了两款基础设施信托产品,期限分别为24个月与36个月。这两款信托产品的融资主体均为耒阳地方投融资平台公司,且均以城投公司在建设项目中对地方政府形成的应收账款债券成立财产权信托。风控措施方面,地方政府不承担兜底责任,而是由平台及平台兄弟公司提供连带担保。

  在耒阳市财源匮乏、政府性债务激增的情况下,中信信托两款产品如期兑付或将面临压力。

  耒阳面临集中偿付压力

  市长李向阳在接受“耒阳手机台”采访时表示,2018年上半年,耒阳全市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63亿元,其中税收收入8.84亿元,税收收入占财政收入比重达83.27%。同时,耒阳“各投资平台积极与债务方沟通协商,并已经取得双方满意的协商结果,耒阳地方债务处于可防可控的安全状态”。

  这个报道或是对2018年上半年以来“耒阳财政状况恶化”传闻的回应。2018年6月,耒阳一在职干部在湖南当地网站“百姓呼声”栏目中公开反映5月份工资未发放。

  2018年7月末,租赁行业自媒体在雪球专栏上发文称,耒阳市政府控制下的多家公司未能对多家融资租赁公司提供的融资款按期支付利息和本金。

  据耒阳党政门户网站披露的信息,该市投融资平台公司计有10家,分别是耒阳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耒阳国资”)、耒阳市城市和农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耒阳城投”)、耒阳市交通水利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耒阳交投”)、耒阳市棚户区改造投资有限公司、耒阳市经济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耒阳经建投”)、耒阳市大市循环经济产业园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湖南蔡伦竹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耒阳市国省干线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耒阳市城乡公共设施建设投融资有限公司、耒阳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2018年7月,耒阳政府计划将其中9家整合组建成2家集团公司,并注销1家。

  上述10家平台公司中,耒阳城投曾于2015年4月10日发行债券“15耒阳城投债”,债券期限7年,票面利率7.8%,发行规模5.6亿元;之后,2015年11月26日,耒阳国资也发行了专项债券“15耒阳债”,债券期限7年,票面利率6.4%,发行规模12亿元。目前,两只债券的主体评级均为AA-,债券评级均为AA。

  运作两年后,2018年7月末,评级方鹏远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远资信”)及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却先调整了评级展望至“负面”。

  鹏远资信称,耒阳国资子公司有息债务逾期,债务偿付压力加大,担保业务存在的代偿风险及代偿款回收风险均较大,资产流动性较弱,主营业务回款较差。

  东方金诚则称,耒阳市一般预算收入大幅下降,耒阳城投基础设施项目投资成本和应收耒阳市财政局项目结算款大幅增加,对现金形成了较大规模的占用;耒阳城投有息债务规模大幅扩大,整体债务率水平明显提升,且短期债务规模较大,面临较大的集中偿付压力。

  风控不要“三件套”?

  然而,总计17.6亿元的债券似乎并不能满足这个年财政预算22亿元的县级市胃口。

  2017年1月,耒阳市两家平台公司耒阳经建投与耒阳城投又先后通过中信信托发行了两款产品。

  其中,“中信民生37号耒阳市经建投应收账款流动化信托项目”(以下简称“中信民生37号”)以耒阳经建投对耒阳市政府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设立信托,本金5.7339亿元,期限36个月,资金用途为“合同约定的项目建设”;“中信信托-基业49号耒阳市城投应收账款流动化信托项目”(以下简称“中信基业49号”)以耒阳城投对耒阳市政府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设立信托,期限24个月。由于中信信托方面未披露相关信息,该项目规模目前尚不得而知。

  风控方面,中信民生37号约定,耒阳经建投与耒阳城投对政府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第三方信托销售网站显示,中信基业49号约定,耒阳城投及耒阳交投对政府的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民生37号与中信基业49号均未像债券一样要求土地抵押,也没有要求平台公司出具一般政信项目常见的“政府文件三件套”:政府承诺函、财政承诺函与人大决议。

  据业内人士介绍,“三件套”一般是2017年年中以前政信项目的标配,目的在于增进项目信用;2017年年中以后,由于财政部对地方政府融资行为进行了规范,“三件套”才逐渐淡出市场。中信民生37号与中信基业49号均成立于2017年1月,当时尚未受到监管约束。

  地方债务增长猛

  除了缺少抵押与“三件套”,仅从项目本身来看,2017年这个时点似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一方面,自2014年以来,耒阳市财政自给率不断降低,而政信项目最主要的考察对象就是地方政府的财力。

  前述两家评级机构数据显示,2014年耒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42.92亿元,财政自给率34.95%;2015年收入18.3亿元,支出55.19亿元,财政自给率33.16%;2016年收入20.68亿元,支出64.40亿元,财政自给率32.11%;2017年收入14.63亿元,支出58.09亿元,财政自给率断崖式下滑到了25.19%。

  同时,省级财政对于耒阳的财政补助也在2017年出现了下滑。2014年耒阳获得上级财政补助收入27.62亿元,2015年36.14亿元,2016年40.14亿元,但2017年却仅有38.76亿元。

  另一方面,为了摆脱对传统煤电产业的依赖,2017年,耒阳市雄心勃勃地开始了“项目建设年”。

  “耒阳市2017年项目策划包装总任务为300个,其中5000万元以上的项目120个;深度开发任务数为160个,其中5000万元以上的项目80个。政府性投融资项目计划安排政府投资项目117个,安排年度总投资85.57亿元。”鹏远资信亦认为,耒阳市传统支柱产业煤炭、电力严重萎缩,主体财源匮乏,财政收支矛盾突出,政府性债务增长迅猛。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当前紧信用的大背景下,地方政府即使砸锅卖铁也要保住自身信用。与前两年相比,目前县级市获得信托贷款难度越来越高。风险意识较强的信托机构都只愿意与地市级政府进行合作。虽然耒阳财政状况有恶化趋势,但恐怕不会轻易违约。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曾向中信信托发送采访请求,并致电耒阳耒阳城投、耒阳国资。截至本文刊发时,尚未有公司做出回应。

(责任编辑: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