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华融信托频繁换帅背后:信托业务兑付承压

2018-08-04 08:19:50 中国经营报  郝嘉奇 郑利鹏

  近日,《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独家获悉,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799.HK,以下简称“中国华融”)党委研究建议,免去沈易明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融信托”)董事长、法人职务,改任总经理级干部,专门负责信托公司风险化解和处置相关工作。

  7月30日,华融信托负责信息披露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公司确实于近期收到了中国华融的相关建议函,“是否接受对沈易明任免的建议,要看董事会和股东会的决定”。

  该人士称,职位变动属正常调整,沈易明最终职务,要等组织的具体安排。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中国华融和华融信托尚未公布沈易明职务变动信息。

  四年四任董事长

  对华融信托董事长变动一事,中国华融处理投资者关系的相关人士回应称,不予置评。不过,她并未回避此话题。“按照国企的要求,我们对子公司、分公司领导是直接任命的,后期会走完相关的程序。常规来看,我们调动的话,会立马有一个新的调动。我们作为控股股东是有提名权的。”她说。

  记者注意到,在此之前,沈易明的职务是“董事长(拟任)”,银监部门网站尚无核准其任职董事长的相关批复。华融信托5月11日发布的一则公司新闻显示,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拟任)沈易明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说,在资管新规过渡期这个窗口期,各团队要开动脑筋,打开思路,找好方向,即刻着手研究有关业务模式。

  沈易明历任央行北京市分行科员、副主任科员;央行营业管理部副主任科员、副科长、科长;北京银监局城市商业银行监管处、非银行金融机构监管处、财务公司监管处科长、正科级干部、副处长、办公室副主任(副处级)、财务公司监管处处长、党委宣传部部长(正处级);北京信托总经理助理;华融信托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华融信托党委书记、董事、董事长(拟任)。

  2015年底,沈易明还在北京信托担任总助。接近华融信托人士告诉记者,他升职速度的确很快,可能有一定关系背景。

  4年内,华融信托董事长换了4人。2014年12月30日,银监部门核准袁护平华融信托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在此之前,董事长为周伙荣。到了2016年1月18日,周道许被核准任董事长。华融信托2017年第58次临时董事会决定,免去周道许董事长职务,推选沈易明担任董事长。

  华融信托并未公布周伙荣、袁护平的免职原因,对于周道许的职务变动原因,去年年报中披露为“因工作需要”。

  根据财新此前报道,周道许被撤职的导火索,是其在任职期间,曾给国务院领导上书,痛陈资产管理公司在管理、投资上的种种弊端,监管部门遂找华融负责人严肃谈话。赖小民因此免去其董事长职务。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拨打周道许本人电话求证,未能接通。

  信托业务内忧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近一年内,华融信托多个项目“踩雷”。

  2017年8月18日,上海富控互动娱乐(300043,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控公司”)与华融信托签订《信托贷款合同》,约定富控公司向华融信托借款11.1亿元,期限为24个月。今年4月3日,有投资者在富控公司股吧发帖称,“今天再不付息就构成实质性违约了。”华融信托也提前宣布信托贷款加速到期,要求富控公司偿还全部本金并支付相应利息,并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7年11月18日,亿阳信通(60028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华融信托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起诉该公司,涉案本金为5亿元。

  2018年3月16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华融信托起诉济南中弘弘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起因是一笔5.8亿元的信托借款,有582万元利息到期未支付。

  2018年6月30日,由华融信托发行的“华融·阳光凯迪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期,该笔信托计划共募集资金5亿元。当日,华融信托客服人员告诉记者,该计划已经兑付。

  但《中国经营报》记者此后从凯迪生态董事长处了解到,该计划未按时兑付。记者发现,华融信托至今未发布该计划清算报告,并于7月27日发布通知,称“华融·阳光凯迪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召开2018年第一次受益人大会。

  此外,华融信托的一些债权亦存在逾期风险。东方金钰(60008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600086.SH以下简称“东方金钰”))近日公告称,受国内宏观资金面收紧影响,公司部分债务到期尚未清偿。其中,中国华融旗下的华融(福建自贸试验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5.85亿元借款逾期。而东方金钰未到期债务,涉及两笔华融信托的借款。其中一笔1.5亿元借款将于今年10月14日到期,另一笔3亿元借款将于明年4月14日到期。

  记者致函华融信托,询问一年内逾期项目的数量和总体规模,未获答复。

  据媒体报道,2018年上半年,华融信托的净利润由5.54亿元降至1.57亿元,减少了71.7%,在61家披露财报的信托公司中跌幅最大。但记者发现,华融信托未披露上半年财报。该公司去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净利润为8.97亿元,同比减少3.49%。记者就此事询问华融信托信披人士,他说:“今年上半年的报告我们还在审计,正式稿还没有出来,具体还要问财务部门。”

  兑付承压

  在此之前,信托通道业务在重重压力之下开始收缩。2017年12月,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提出不得为委托方银行规避监管要求或第三方机构违法违规提供通道服务,不得将信托资金违规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股市、产能过剩等限制或禁止领域。

  2018年4月下发的资管新规,禁止多层嵌套、刚性兑付,也使一些通道业务占比较高的信托公司受到较大的影响。业内人士认为,打破刚兑对股东背景较弱、优质项目资源匮乏的信托公司来说,产品吸引力或将下降,募集难度可能会加大。

  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5.61万亿元,较2017年四季度末下降2.41%,为近两年来首次负增长;同比增速较2017年四季度末的29.8%进一步放缓至16.6%。中国信托业协会预计,2018年二季度的信托资产规模增速延续下降态势。

  央行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03万亿元。其中,委托贷款减少8008亿元,同比多减1.4万亿元;信托贷款减少1863亿元,同比多减1.5万亿元。

  华融信托在去年年报中称,“监管形势趋严,曾经支持信托业高速发展的传统业务逐步压缩,信托业在一定时期内发展增速将有所放缓。”

  增量减少的同时,存量项目即将密集到期。普益标准的研报显示,2018年下半年开始到期的信托产品数量及规模,较2017年同期都有较大幅度的提升,行业面临的兑付压力较大。

  华融信托称,公司可能面临交易对手无法履约的风险等,要“加大风险工作力度”。截至 2017 年12 月 31 日,华融信托不良资产账面值约1亿元。

(责任编辑: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华融信托频繁换帅背后:信托业务兑付承压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