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2018-06-09 12:27:28 和讯名家 
  没有一个上市公司可以媲美斯太尔谜一般的资本游戏。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震惊整个A股市场的“借壳游戏”,还有离奇的对赌协议以及控股股东的P2P贷款,斯太尔就是一个谜。

  斯太尔不翼而飞的1.3亿元

一地鸡毛,可谓是斯太尔的现状(股票代码000760)。
  一地鸡毛,可谓是斯太尔的现状(股票代码000760)。

  2018年4月25日,斯太尔披露年报2017年度营收1.51亿元,同比下滑58%,亏损1.69亿元,上年同期盈利4605.31万元,11.8亿元巨额业绩承诺破灭,2017年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3325.24%,毛利率从64.18%下滑至3.61%,2017年财报审计被出具保留意见,并对公司内部控制出具否定意见。

  雪上加霜的是,斯太尔内部还有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

  斯太尔到底怎么了?

  事情要从头说起。

  2018年5月26日,斯太尔的一封公告打破了市场的宁静。

  该公告显示,斯太尔斥资1.3亿元购买的“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按约定提前终止,但至今只受到1040万元收益款项,本金至今未能收回,就此,斯太尔已向湖北高级人民法院起诉,法院方面也已经受理。

  这笔1.3亿元的资金从何而来?又到底去了哪里?

  斯太尔公告显示,该1.3亿元为斯太尔的闲置自有资金。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那么,这笔1.3亿的资金到底去了哪里?

  2018年5月25日,为了维护公司权益,斯太尔就上述事项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递交《民事起诉状》,同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来案件受理通知书。

  然而,于是,面对斯太尔的诉讼,国通信托也“理直气壮”

  被起诉方国通信托(由方正东亚更名为国通信托)表示尚未接到法院通知,尚不清楚起诉情况,而这笔信托属于事务管理信托,斯太尔要求返还1.3亿元信托资金及赔偿损失的诉求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及合同依据,公司不可能满足委托人的无理诉求。此外负责斯太尔审计的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也吃了国通信托的闭门羹,也给斯太尔出具了保留意见。

  随后国通信托于5.27日发表了一篇关于天晟信托项目的声明。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来源:国通信托官网

  按照这项声明,国通信托计划设立后,国通信托根据投资顾问天晟同创下达的指令,将资金用于并完成了对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的增资,成为玉环德悦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天晟同创的背景——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法定代表人刘珂,刘珂同时还是中金创新的实控人。在与斯太尔的业务往来方面,刘珂除了通过天晟同创与斯太尔合作外,中金创新还于2016年7月联合斯太尔成功发行斯太尔中金产业基金,一期规模10亿元。其中,斯太尔自有资金0.9亿元、深圳市融通资本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出资6.5亿元万元、中金创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

  斯太尔与天晟同创的关系也让这件事情变的迷雾重重。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来源:国通信托官网

  2018年5月30日,国通信托公布了一篇律师声明函中也明确说明,这笔资金出资后将持有玉环德悦92.8%的股权。

玉环德悦公司股东构成,来源:中国国家信息网
玉环德悦公司股东构成,来源:中国国家信息网

  不过截至2018年6月5日,GPLP君查询玉环德悦的股东发现,该公司丝毫没有国通信托或者天晟同创,甚至包括斯太尔的影子。

  这项增资如果没有按照声明所说投资到玉环德悦,那么钱到底去哪里了?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来源:天眼查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与“玉环德悦”公用同一联系方式的有一家梧桐投资比较抓眼球。这家公司可是拥有德隆系旧部的多名高管,在2012年11月入局斯太尔的一家PE机构实际控制人朱晓红,与梧桐翔宇的投资人重名,梧桐翔宇则恰好是香港梧桐资本集团的孙公司。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来源:天眼查

  此外2013年的定增,英达钢构成为斯太尔大股东占15.21%,长沙泽瑞、长沙泽洺各占9.51%。值得注意的是,长沙泽瑞、长沙泽洺合计持股19.02%,超过英达钢构。而两者当时执行事务合伙人都是湖南瑞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江发明,也是德隆系旧部。

  资金一出一进,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同时牵出“德隆系旧部”,那这1.3亿元到底去哪儿了,成了一个谜。

  更关键的是,这恰好是斯太尔的救命钱——2017年斯太尔一整年的营业收入才1.5亿元,净利润亏损1.7亿元。历史最高年净利润不过6000万左右。

  相当于两年最高净利润的资本就这么没了,也是令人奇怪。

  而且,据GPLP君统计了博盈投资(斯太尔前名称)到重组为斯太尔1994年到2017年的净利润情况,资料显示,斯太尔净利润总和居然为负2.7亿元。

  这着实令人震惊。

单位:万元
单位:万元

  另外,斯太尔在年报中所谓的用于购买“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1.3亿元自有闲置资金从哪里来呢?是不是真的是闲置自有资金?

  GPLP君也期待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大玩资本游戏的机构究竟谁靠谱?

  1.3亿资金不仅把斯太尔推向了水深火热的境地,其背后牵连的各机构也如坐针毡。

  各机构股东明细表:

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GPLP。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1.3亿信托资金不翼而飞的背后 斯太尔上演谜中谜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