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国通信托通道业务频踩雷

2018-06-07 00:04:37 北京商报 

  1.3亿元理财资金去向不明,上市公司斯太尔(000760,股吧)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太尔”)将信托受托人国通信托告上法庭。而这一控诉随即遭遇国通信托方面的强势反击,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投资顾问方与标的公司方面的沉默令这场官司变得更为复杂。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就在今年4月,国通信托就曾因一家省级融资平台的违约引发信誉危机,同时,多次收到监管罚单、利润规模多年下滑都令国通信托的日子不好过。

  真假增资

  上市公司斯太尔与国通信托对簿公堂成为近期的新闻热点。

  5月26日,斯太尔发布公告称,2016年7月斯太尔将1.3亿元闲置自有资金购买了“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产品,期限为60个月,门槛收益率为8%/年。该信托计划委托投资顾问为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晟同创”),信托受托人为国通信托。

  根据该产品“存续满12个月时可申请提前终止”一项要求,2017年8月,斯太尔申请赎回全部信托份额,不过仅收回合计1040万元理财收益,理财本金和剩余收益未能收回。因此,斯太尔于今年5月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主要质疑点集中在资金的去向问题上,斯太尔指出,直到天晟同创于2017年9月3日出具一份《回函》,公司才知晓信托计划项下的信托财产用于标的公司玉环德悦增资事务。委托人对该投资项目进行调查过程中又发现,玉环德悦的股东及注册资本并未发生变化。

  对此,国通信托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回复称,“尚未收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斯太尔公司起诉我司的民事诉状,该公司是否对我司提起诉讼尚待核实”。

  “在委托人将信托资金1.3亿元交付给公司后,国通信托根据委托人委托的投资顾问天晟同创下达的投资指令,与玉环德悦及其另外两位股东签署了《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增资协议》,该增资行为已经由玉环德悦股东会决议实施。”国通信托进一步反击道。

  对于斯太尔质疑的是否增资问题,国通信托也反驳称,“根据我国《公司法》规定和《增资协议》约定,标的公司变更注册资本和股东时,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但股权登记不是设权性登记,而仅是宣示性登记,不论标的公司是否已就本次增资办理注册资本和股东变更登记手续,均无法否认国通公司是标的公司股东的事实。国通公司作为标的公司的股东身份,并没有因标的公司不履行办理注册资本和股东变更登记手续而无效”。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天眼查数据发现,截至目前,玉环德悦股东信息未有变更迹象。

  事件的另一主角天晟同创在事件发酵过程中迟迟不发声,北京商报记者本周多次拨打相关电话进行核实,公司电话却无人接听,留言电话中显示公司名称为“隆德创新资本”(音译)。

  通道业务频踩雷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国通信托今年第一次陷入风波。 4月27日中电投先融(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投先融”)宣告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也涉及国通信托。

  “中电投先融·锐津一号资产管理计划”、“中电投先融·锐津二号资产管理计划”用于认购国通信托发起设立的方正东亚·天津市政开发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人为天津市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市政开发”),保证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该资管计划第三、四期原到期日为2018年4月13日、4月14日,中电投先融作为管理人在项目到期前后,多次现场或致函方式督促融资融券还款。但是,由于融资人目前正进行资金归集,未能按时偿付本息并请求延期。

  随后,作为通道方的国通信托紧急发布公告表示,根据委托人中电投先融的意愿,在2017年设立了“方正东亚·天津市政开发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计划”,以信托资金向天津市政开发发放了信托贷款共计5亿元,各信托计划已于2018年3月23日至4月14日陆续届满到期,因借款人天津市政开发尚有部分贷款本息没有清偿,该信托计划尚未清算结束。

  国通信托声明该业务为事务管理类信托,国通信托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的职责,项目风险由委托人承担。经过双方协商沟通后,融资人于4月27日向国通信托出具延期支付的函件,第三、四期全部贷款本金和利息将于2018年6月29日前全部清偿。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认为,对于通道业务而言,底层资产的投资实际上多是由委托人或是其他资产管理人决定,信托仅提供通道并进行资金监管,所以信托对项目本身的审核力度较弱。一旦出现违约,通道业务中信托对项目追讨也有限。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目前项目涉及的都是之前方正东亚信托的通道业务的历史遗留问题,后面方正东亚信托变更股东,名称改为国通信托,承袭了之前的业务,并不意味着国通信托有内部管理问题,但追踪报道涉及负面新闻还是会对国通信托的信誉产生不良影响。

  2016年11月,原方正东亚信托实际控制人由方正集团变为武汉金控;2017年6月,方正东亚信托更名为国通信托的申请获有关部门批复,至此,方正系正式淡出国通信托。

  盈利能力下滑

  近年国通信托的营业水平也进入“倒退期”。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国通信托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15.87亿元,净利润8.59亿元,两项指标在2015年分别下滑3.7%、20.49%至15.28亿元、6.83亿元,2016年又进一步下滑至12.45亿元、6.02亿元,下滑幅度分别为18.52%、11.86%。2017年国通信托营业收入再度下滑至12.09亿元,净利润跌至5.67亿元。

  就收入结构而言,国通信托2017年有超过九成收入来自于信托手续费,而在信托资产分布上,有超过37%资产投资于金融机构,投资实业、基础产业投资占比分别为24.74%、12.03%。从信托业务的构成来看,被动管理型业务规模1823亿元,占整体比例76%。

  在监管压顶和资管新规的大背景下,信托行业转型升级已是大势所趋。赵卿强调,信托转型主动管理业务,对资产获取、风控、渠道、专业性等各方面要求都较高,转型期一方面可能会造成部分客户流失,另一方面由主动管理业务弥补通道业务收缩带来的盈利损失也需要一定时间。

  除了自身业务吸金能力下滑,近两年国通信托频收罚单也暴露出风控方面潜在的问题,国通信托分别于2017年3月、今年1月因“信息披露不到位”、“设立信托计划时没有对部分委托人严格审查是否为合格投资者,在信托业务经营中,违规接受了地方政府提供的承诺函”收到湖北银监局开出的50万元、70万元罚单。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晗 宋亦桐/文 宋媛媛/制表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国通信托通道业务频踩雷》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