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闻   个人门户  search2

中诚信托30亿矿产信托兑付倒计时

  • 中诚30亿元矿产信托兑付再起风波
  • 中诚信托陷30亿兑付泥潭 银行信托加剧博弈
  • 1
  • 2
信托产品介绍
    “诚至金开1号”矿产信托计划:2011年2月1日正式成立,为期36个月,到期日2014年1月31日,资金用于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煤炭整合过程中煤矿收购价款、技改投入、洗煤厂建设等。
    首期信托计划资金募集规模达到人民币11.117亿元。按照合同约定,这一项目又在当月28日启动了第二期扩募,募集规模19.183亿元,总计为30.3亿元,托管银行为工行。银行收取发行费用4%。

2014年1月31日,是中诚信托30亿矿产信托兑付大限,融资方振富能源实际控制人身陷囹圄、名下矿厂停产、核心资产短期难于变现,让这单信托项目顺利退出被蒙上了巨大阴影。 【微博】

中诚信托未了事:私银客户欲追讨欠息

    当外界以为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兑付一事已划上句号时,不少投资者却依然努力追讨利息。一投资者称,其准备追讨的利息由两部分组成,以300万投资本金计算,合计约25.7万。 [详细]

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陆续退回本金

    昨日,有诚至金开1号投资人向记者反映,中午已经收到诚至金开1号信托项目的本金。“28日下午赴工行签署的授权协议书,29日中午钱就到账了,速度比较快。”[详细]
最新报道
更多
和讯调查
1.您认为信托业兑付危机会爆发吗
不会
不好说
2.您觉得刚性兑付会不会被明令禁止
不会
不好说
  
热点专题
更多
中金信托产品陷兑付风波

近日,中金房地产信托产品传出进展不顺利的消息[详细]

聚焦金谷信托人事大变动

传金谷信托董事长、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全换了[详细]

多家信托公司败走舒斯贝尔

舒斯贝尔与中信信托发生的债权风波不断发酵[详细]

信托项目进展

 

                  据中诚信托官网资料显示,2010年中诚_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自成立以来,2011年四个季度都按期公布了信托项目资金运用情况及项目

              进展情况,同时,2012年年信托项目资金运用情况及项目进展情况相关资料已被删除,无法正常下载和浏览。

                  2013年以来,每个季度的项目进展报告已经不对外公开,全部进行了加密处理,让投资者无法正常看到项目具体进展情况。

2011年一季度

资金运用情况:截至2011年3月31日,振富能源公司累计使用信托资金111,170万元,剩余191,830万元资金仍然存放于受托人的监管账户中。截至2011年3月31日,振富能源公司向保证金监管账户合计划入4000万元资金,尚未对外支出。
信托收入及支出情况:2011年3月18日,振富能源公司向信托专户支付一季度股权维持费,金额共计29,626,916.54元。2011年3月21日,本信托计划支付保管银行保管费987,563.88元,支付代收付银行代收付费用2,962,691.67元。

2011年二季度

资金运用情况:截至2011年6月30日,振富能源公司累计使用信托资金2,292,704,000.00元,剩余737,296,000.00元资金仍然存放于受托人的监管账户中。从信托成立日至2011年6月30日,振富能源公司累计向保证金监管账户划入130,000,000.00元保证金,2011年6月21日向信托专户划入40,000,000.00元作为股权维持费,剩余90,000,000.00元资金仍然存放于受托人的监管账户中。
信托收入及支出情况:2011年6月21日,振富能源公司向信托专户支付二季度股权维持费,金额共计116,900,000.00元。2011年6月21日,本信托计划支付保管银行保管费3,833,333.64 元,支付代收付银行代收付费用11,500,000.00元。

2011年三季度

资金运用情况:截至2011年9月30日,振富能源公司累计使用信托资金2,515,023,600.00元,剩余514,976,400.00元资金仍然存放于受托人的监管账户中。从信托成立日至2011年9月30日,振富能源公司累计向保证金监管账户划入260,600,000.00元保证金,累计使用保证金监管账户资金150,600,000.00元,剩余110,000,000.00元资金仍然存放于受托人的监管账户中。
信托收入及支出情况:2011年9月21日,振富能源公司向信托专户支付了三季度股权维持费,金额共计118,883,333.08元。2011年9月21日,本信托计划支付保管银行保管费3,833,333.64 元,支付代收付银行代收付费用11,500,000.00元。

2011年四季度

资金运用情况:截至2011年12月31日,振富能源公司累计使用信托资金2,545,023,600.00元,剩余484,976,400.00元资金仍然存放于受托人的监管账户中;保证金监管账户资金余额为60,000,000.00元。
信托收入及支出情况:截至2011年12月31日,振富能源公司向信托专户共支付股权维持费383,331,082.65元。截至2011年12月31日,本信托计划支付保管银行保管费12,445,898.13元,支付代收付银行代收付费用37,337,691.54元,支付信托费用70,630,000.00元。

信托计划兑付升级

【风险爆发起源:民间高利贷】振富集团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王于锁出资500万元,占10%,王平彦出资4500万元,占90%,二人为父子关系。在煤炭生意如火如荼的同时,王于锁、王平彦父子还一直大手笔染指当地火热的民间借贷,规模难于估计,终致刀口舔血的资本游戏难以为继。2012年5月,王平彦本人被当地警方控制,名下矿厂大面积停工搁浅,还款来源重创致使信托本息受到重大威胁。[详细]


【风险处置:资产转让变现】中诚信托与代销方工商银行数位高管屡次带队进驻山西着手协助风险处置,当地政府方面也专门牵头成立工作小组,彼时在中诚信托主管经办该项目的原副总经理安奎也被要求协助“了解相关事宜”。”此前,振富能源已将内蒙煤矿100%股权质押至中诚信托名下,而在风险爆发后,各方商议决定将这部分资产转让变现[详细]


【股权转让:一波三折】因账外民间融资引起的诉讼导致山西凯峰源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内蒙煤矿100%股权)股权被查封,山西凯峰源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内蒙煤矿100%股权的挂牌转让程序遭遇障碍。经过多方协调,内蒙煤矿100%股权目前已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完成转让,转让价格共计3.5亿元。受让方向北京产权交易所缴纳105万元交易费用后,向振富能源支付了1.479亿元。[详细]


【股权转让款分配:信托专户仅占1/4】其中7264.01万元需要根据山西省相关政府部门要求用以缴纳采矿权资源价款,以换领振富名下交城神宇煤矿长期采矿权证;另外3315.45万元需要暂存至柳林县民营实体经济组织民间融资风险化解领导组办公室账户;此外的3210.45万元才归信托专户所有;最后剩余1000万元用于预留维持振富能源日常生产运营。[详细]

刚性兑付破还是不破
美银美林:中诚信托违约可能性很高

    美银美林认为,1月31日中诚违约的可能性极高。某种程度上来说,该产品已经技术性违约。在去年12月仅支付了2.7%的利息,远低于承诺。虽然不排除各方可能在最后一分钟达成全额赎回的决定,但市场参与者普遍认为,一旦发生第一例信托违约,将会引发回购利率上升。

暗地兜底 刚性兑付不会破

    目前涉事银行和中诚都比较“淡定”。业内人士判断,这件事情涉事银行想办法解决是最大概率的事情。“不过银行肯定不会明着解决,应该是私下寻找接盘方实现债权出让”他表示。

巴莱克:中诚信托产品应自然违约

     虽然如果发生违约,地方政府可能会因仕途的原因担忧对社会的影响,而分销银行和信托公司也可能因名誉的原因感到担忧,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健康市场的正常行为。

原因分析

     1)看起来,政府决心改革金融体系,逐步注入合理的风险定价,所以违约有很大可能发生。
  2)政府计划控制信托业务的快速增长,特别是因为这种增长涉及了高风险的产品。在2013年3季度末,信托资产总规模飙升至10.1万亿元,同比增长了60%。据报道,最近公布的107号文公布中,国务院计划整顿信托行业。
  3)每个信托产品对其投资的项目都是透明可见的,因此,几乎不可能引起错误投资行为(比如说资产池投资带来的问题)的法律纠纷。
  4)有别于理财产品,信托产品的买家都是富人投资者(通常持有300万以上的可投资资产),一般认为他们懂得投资的风险,不大可能走到街上表示不满。

 
光大证券徐高:中诚信托违约概率小

     徐高相信,中诚出现信托违约是小概率事件,“刚性兑付”也不会就此终结,因为无论是从金融系统的稳定,还是从相关双方的声誉来考虑,都不能允许违约情况的发生。

工行和中诚双方均不接受违约

     站在中诚信托和工行的立场来看,让金开1号违约也是不可接受的。暂且不说双方中的任意一方都有单独兜底的财务能力,就从违约对双方声誉可能造成的打击看,后果也是不可估量的—二者谁都不会希望因此载入中国金融发展史的史册。

一旦违约 冲击力不亚于次贷危机

     规模超过10万亿元的金融资产的稳定性,并不是建立在坚实的微观项目回报率基础之上,而是维系于刚性兑付信念之上。一旦这一信念被摧毁,整个产品体系就会像流沙上的城堡整体崩塌,其冲击力绝不亚于次贷危机。

涉事方态度
工行:不会为产品的投资风险兜底

这一产品的善后处理将严格遵守托管和代销的协议,工行不会为具体产品的投资风险兜底。虽然明面上肯定不会表示兜底,可能会找相应的资产公司去处理。[详细]

中诚信托:不能说一定能兑付或者不能兑付

因为产品尚未到期,最终究竟是否能如期兑付,仍然是个谜团。中诚信托表示,“并不能说一定能兑付或者不能兑付。”而对于外界质疑的产品是否为“通道”业务,机构的回答显得模棱两可。[详细]

机构解读
普益财富:大部分信托产品兑付风险来源人祸

在“诚至金开1号”中,实际控制人王氏家族在当地经营民间借贷由来已久,并且融资主体振富集团名下的主要矿产有权属争议,不能办理质押或过户登记。“在项目初期,信托公司存在对融资人主体审查不严的可能性。”[详细]

易宪容:银信合作业务面临很多问题

银信合作业务的风险很高,面临很多问题。如果金融机构将银行贷款转化为信托资金,属于滥用信用。不对此加以控制,将会产生更大的问题。[详细]

微博热议

CopyRight @ 和讯网 和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