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信托危局:刚性兑付坚冰打破 10%平均收益率将难以维系

2014-03-10 11:09:41 证券市场周刊  杨练


证券市场周刊2014年第7期
证券市场周刊2014年第7期

信托业规模增速
信托业规模增速

房地产信托规模变化情况
房地产信托规模变化情况

2014年到期信托产品
2014年到期信托产品

集合信托到期预测PK矿产能源集合信托到期预测
集合信托到期预测PK矿产能源集合信托到期预测

    中诚信托和吉林信托兑付危机仍是个案,但矿产项目和小型房企项目风险四伏;若实质违约打破刚性兑付坚冰,平均10%的无风险收益率则难以维系,信托违约会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吗?

  本刊记者 杨练/文

    在经历几年高速发展后规模已超10万亿元的信托业,岁末年初,有关信托兑付危机的报道层出不穷,风险事件频繁曝光让市场渐感寒意,风声趋紧下债券市场实质违约却露出冰山一角。

  3月4日晚,*ST超日(002506.SZ)发布公告称,“11超日债”本期利息将无法于原定付息日2014年3月7日按期全额支付,仅能够按期支付共计400万元,而全部应付利息为8980万元。这是二十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中国债券市场出现的第一起实质性违约事件。

  债券市场实质违约在千呼万盼中终于破局,那么,一直以来有“刚性兑付”保护伞庇护信托行业是否会步债券市场后尘,借不断违约之信用事件彻底打破“刚性兑付”的潜规则呢?

  最近一段时间,中诚信托和吉林信托矿产信托产品可能违约的事件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投资者担心该产品一旦违约,将会在金融体系中引发连锁反应,并对宏观经济带来严重创伤,甚至可能带来金融体系的崩溃。

  兑付危机有惊无险

  闹得沸沸扬扬的中诚信托兑付风波,尽管2月11日中诚信托发布报告,称已与接盘方达成共识,令其30亿元矿产信托案最终收官,但这无法掩盖2014年信用风险事件可能增多的事实。

  陷入兑付危机的是中诚信托公司发行的3年期、规模30亿元的“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该产品通过工商银行(601398,股吧)代销给了约700个投资者。在该矿产信托产品中,中诚信托作为受托人以股权投资附加回购的方式运用信托资金对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股权投资,但后者的实际控制人随后被控非法募资而被捕入狱。

  该起兑付危机事件的发展可谓一波三折:在中诚信托最初警示该产品1月31日到期时可能无法兑付的时候,工商银行起初表示将不会偿付投资者。1月22日,中诚信托宣布就相关矿产资产的谈判取得突破:交城神宇煤矿获得了换发的采矿许可证,而振富四个矿中规模最大、价值最高的白家峁煤矿也已解决了产权纠纷。并且中诚信托表示正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并已获得了部分投资者的支持。但随后山西政府、工行均否认了兜底的传闻。1月27日,来自中诚信托的最新公告称,中诚信托已与意向投资者达成一致,即与接盘方达成共识。

  至此,这起备受关注的信托案基本转危为安,触发更大规模信用事件的概率近乎为零。尽管目前尚不清楚接盘方的真实身份,但许多人都认为银行还是需要承担部分损失,毕竟借款方和信托投资者都是银行的客户,而信托公司在向矿产公司发放信贷的过程中仅起到“通道”作用。

  与此同时,媒体报道了“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五期按期兑付无望的消息,又将信托违约的市场忧虑再次推上风口浪尖。据了解,该信托计划前三期均已在2013年11月至12月到期,投资人无法按时获得本金收益,算上2月7日和19日的两期,松花江号项目已经连续五期无法按时兑付。

  上述报道中,可以了解核实的信息是:前四期项目中有逾期,但是不代表不兑付,不一定形成实质违约,逾期项目资不抵债的说法目前还站不住脚,流动性风险通过时间换空间的解决方案基本定调。

  近几年发生的信托风险事件可分为五大类:第一,经营出现问题;第二,债务纠纷;第三,抵押物贬值;第四,挪用信托资金;第五,相关管理人员及公司涉案。从个案上看,吉林信托此次兑付危机主要归为第一和第三点,这类流动性风险事件由于未涉及纠纷和法律事宜而在业内称为比较纯净的标的,相对比较好解决。加上这单信托本身以股权性质融资发行,重组方案推进技术难度不大,困难之处无非是原有控制人对控制权和出让价格的取舍,博弈拖累的无非是时间问题。

  因此,同为民营企业项目,吉林信托项目在处理资质上好于前期的中诚信托项目,规模不到10亿元也小于后者30亿元体量。项目的发起方吉林信托截至2012年净资产为35.6亿元,托管方建设银行(601939,股吧)也是国有大行背景,资本实力亦不逊色。

  综合分析,上述兑付危机项目出现实质违约的可能微乎其微。虽然大环境提倡金融风险的有序释放和市场化解决,但利益既得者主导的解决模式终归会朝着有利于其自身的方向发展。首先,地方政府不希望第一个风险爆破点出现在自己的治下,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会尽其所能发挥斡旋协调作用;其次,信托公司不希望自己是第一例信托爆单者;第三,银行根据其在项目中发挥的作用选择行为模式,在政府把协调工作做好的情况下,提供流动性和低息贷款的手段未尝不可。

  结合近几年信托风险事件的三种常规解决方法(信托公司刚性兑付、拍卖资产,第三方接盘,时间换空间、提前清盘)基本可以判断,此次信托事件仍极有可能通过时间换空间来解决,而资产盘活和重组方案选择是解决时点的关键因素。

  尽管中诚信托和吉林信托项目仍不会打破实质违约的坚冰,但国内整体经济下行加大了信托公司经营的宏观风险,利率市场化加大了其市场风险,年中和年末的两次“钱荒”触发了对流动性风险的切实担心,频繁曝光的风险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信托业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