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理财产品暗流涌动 高收益信托暗藏陷阱

2013-01-14 00:02:07 中国证券报  高改芳

  2012年是理财产品狂飙突进的一年。一方面是募集资金规模逾20万亿元的银行理财产品,即将突破7万亿元的信托资产规模,市场上数不清的投资公司;另一方面是频频曝光的理财陷阱,业界对影子银行的担忧加剧……

  业内人士认为,在影子银行迅速膨胀的过程中,信托公司等机构扮演了重要的“吹鼓手”角色。高收益背后往往存在被人忽视的陷阱,针对迅猛发展的理财产品应建立起更加完善的监管体系。

  “小银行”隐患缠身

  华夏银行(600015,股吧)理财产品兑付事件所引发的余波至今尚存。有消息称,北京等地的四大国有银行已经暂停代销信托产品。

  “昨天工行的人还打电话问我最近有没有好的信托计划,他们可以推荐给客户。”上海某信托公司的业务骨干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表示在上海市场,信托产品并没有被银行“封杀”。

  在工行上周发行的理财产品中,募集资金所投资的信托计划受托人仍有写明为中海信托等信托公司的情况。而一些募集规模动辄20亿元的理财产品投向并不明确。说明书中仅泛泛称投资对象包括债券、存款等高流动性资产、债权类资产、权益类资产等。

  “可能连中海信托公司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工行发行的产品对应的是他们信托公司哪项信托计划。”上海某信托公司的业务骨干指出。而在信托公司一端,与银行理财产品对接的可能也是资金池。

  银行资金池有三个最突出的问题。首先,没有准确的信息披露。对外界而言,银行的资金池就是一个黑匣子。这就很容易导致银行表内外资产的随意流动。最严重的后果是使上市银行的财务报表失真。其次,银行资金池之间,或者与信托公司等其他机构的资金池对接、交易时,没有公平评价。定价缺乏规范的后果就是银行能轻松操纵单个银行理财计划的收益。第三个问题是单个理财产品没有做到账户隔离。造成各个理财产品的质量不同、收益不同、期限错配。

  业内人士把近两年银行高速发展的理财业务看成是银行结构的“异化”——在一个以传统信贷业务为主、接受严格监管的传统“大银行”旁边,再造了一个由银行理财资金池构成的“小银行”。这个“小银行”的危险之处在于,没有资本、没有拨备、杠杆率得不到控制,因而是银行的影子。其作用在于帮助银行逃避监管,获取“小银行”持续运作所产生的滚存收益。一旦这个“小银行”的坏账率超过一定比例,风险会立即传导给其母体,“大银行”出于声誉风险的考虑,将被迫去救“小银行”。

  Wind统计显示,2012年全年,银行理财产品发行量达3.16万款,平均每个工作日就有147款银行理财产品在售。中国社科院2012年12月发布的《金融蓝皮书:中国金融发展报告(2013)》亦称,保守估计2012年全年的理财产品发售量将不低于3万款,募集资金规模流量不低于20万亿元。

  高收益暗藏陷阱

  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目前都在围着银行转,尤其是在所谓的资产管理领域。其实不外乎是争当银行的“通道”,帮助银行构建起上文所说的银行的影子。

  在用益信托网上,一款高收益信托计划格外引人注目:长安信托上市公司股权投资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7期)预期年化收益率高达30.9%至36.35%,而投资期限也超乎常规地最长达120个月。

  实际上从2012年7月开始,长安信托就开始连续发行上述股权投资基金信托计划,至今已发行到第17期。该信托计划发行规模100亿元,投资起点50万元,信托期限120个月。运行模式为各期信托单元的信托资金独立核算,均通过大宗交易投资沪、深两市的可流通股票、基金等标的证券品种,并通过二级市场管理、运用和处置标的证券品种,最终实现信托资金的退出,从而获得信托收益。期间,各信托单元的闲置资金可用于投资银行存款及其他流动性强的低风险投资品种。

  这是一个典型的、信托公司构建的“资金池”。沪深两市的可流通股票、基金等投资标的物与银行存款及其他流动性强的低风险投资品种混为一谈。

  业内人士认为,当被许以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到期连本金都不见踪影的时候,大众才警醒:一切皆空,犹如幻影。这恐怕是影子银行最通俗的注解。在这时,影子银行才会露出“狐狸尾巴”。

  目前,有些信托公司采取了一种更危险的做法,采用“信托+有限合伙”模式。把信托公司等金融平台的生意转移到投资公司等非金融平台,也就是把金融监管的项目转移到工商监管的平台。其效果在于把信托报酬放大到合伙人收益或财务顾问费,把信托业务变换为中间业务,把融资业务变换为“越来越像”投资业务……

  多举措防控风险

  对影子银行的监管是否非常困难?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近日在“上海金融创新论坛”上表示,影子银行体系很可能是一个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因素。而地方融资平台是一个可能引发区域风险的根源。这两大风险因素就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所说的要守住的系统性风险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在李扬看来,中国的影子银行大致有五个类型:主要的类型是银信合作,集合信托计划、信贷资产证券化、银行理财计划;第二个是证券投资基金、私募基金、对冲基金等;第三个是各种银行之外的各类支付、结算和清算机构;第四类是非银行贷款,有合法的非银行贷款也有不合法的非银行贷款;最后一类是不受监管的民间金融,包括地下钱庄贷款、民间借贷等。

  这些影子银行的发展动力不外乎四个方面:首先是客户有需求。其次是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有动力提供新型的服务。第三是金融经济运行态势。宏观调控政策比较紧,大家都缺头寸,不管从哪里来,只要提供信用和资金都要。第四,金融发展、金融创新的动力之一,就是绕过监管。

  李扬指出,影子银行的风险有五个方面。首先,实体经济大量需要的是长期资金,但是在影子银行体系下所运营的信用大部分是短期信用。所以产生了期限的错配问题。其次是一个骗局。因为影子银行筹资、运转得非常快,可能组织新的影子银行活动换旧的影子银行,形成骗局。第三是有中国的特色。因为正规的银行体系不能提供这么多的信用,影子银行来填补,出了问题就无处投诉。第四个特点就是地下金融。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的发展都是地下发展,都有隐秘的灰暗色彩。由于这样的原因,系统性和金融性风险成为可能。

  有业内专家建议,银行理财资金池模式的整治除了需要对投资管理过程进行规范,还需要改变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模式——变预期收益率发行为像基金那样的净值发行。监管部门需要统一信贷资产、信托贷款等没有二级市场交易价格的融资类资产的估值、定价模型。要实行充分的信息披露和净值管理。同时融资类的信托信贷资产应该建立独立的资产池,不应和股票、债券、外汇、货币资产混合投资。

(责任编辑:马杰 HN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