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基建信托遭“点刹” 信托公司或变通操作

2013-01-11 04:34:00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徐天晓
本报记者 徐天晓

  近日,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下称《通知》),有业内人士认为,今年基建信托恐怕面临严密监控。不过,元旦之后仍有不少基建信托问世,用益信托分析师李旸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早在去年底监管层便对基建信托进行过窗口指导,此次《通知》的执行效果还有待观察。基建信托并非没有操作空间,不排除信托公司通过其他变通方式,如将公益性项目和非公益性项目打包进行信托融资等方式来规避463号文。

  根据《通知》规定,符合条件的融资平台公司因承担公共租赁住房、公路等公益性项目建设举借需要财政性资金偿还的债务,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不得通过金融机构中的信托公司等直接或间接融资。此外,叫停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行为及严禁直接或间接吸收公众资金违规集资也将对基建信托的发行及销售产生影响。

  四部委防控平台贷风险

  信托业首当其冲

  面对《通知》,已有信托人士无不感伤地说:“以后通过地方政府操作的项目都不要想了。”

  此次《通知》出台虽然突然,但信托业对基建项目受限并非没有准备。监管层在2012年便多次对信托公司输血地方平台的风险表示关注,2012年8月份,银监会曾对部分信托公司“窗口指导”政信合作,要求平台贷总量不能超2011年,此外,去年底也曾传出银监会窗口指导暂不批新上报基建类信托的消息。

  “虽然窗口指导对我们业务的开展不利,但是监管层的出发点肯定是防范风险的扩大和蔓延,对行业发展是好事。”上述人士认为。

  窗口指导过后不久,四部委《通知》便下发,不过有业内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通知》的具体效果尚难预料:“此次文件更像是对2010年国务院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的重申,主要是针对地方融资平台而不是信托公司,具体的效果还要看政策的执行力度。”

  从内容来看,此次《通知》从多个角度对地方平台融资予以规范,例如:严禁非法集资、规范地方政府以回购方式举借政府性债务、加强对融资平台公司注资行为管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融资、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等,各措施对信托资金输血地方平台均有影响,其中部分公益性项目建设对包括信托等金融机构资金的禁入要求,以及文件中地方平台“去财政化”的色彩对信托公司影响较大。

  《通知》规定,监管新规要求符合条件的融资平台公司因承担公共租赁住房、公路等公益性项目建设举借需要财政性资金偿还的债务,不得通过信托公司直接或间接融资。

  上述所说的公益性项目一般并无现金流来源,而这一类项目在基建信托中占有很大比重,此次监管层对公益性项目的信托资金禁入,信政合作发展会因此受限。

  不过,地方平台的很多非公益项目信托公司仍有利可图。

  除此以外,此次《通知》的“去财政化”色彩浓厚,例如地方政府不得授权融资平台公司承担土地储备职能和进行土地储备融资,禁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等。而纵观去年基建信托的火爆,地方财政预算往往列入信托产品的担保条款中,而地方政府的增信也是投资人认同基建信托的重要因素。

  “去财政化使得以后基建信托不得不更注重平台公司的还款能力而不是当地政府的财力,然而,由于目前地方平台普遍债台高筑,失去了政府的信用,信托公司的可选资源恐大打折扣。”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李旸也认为,《通知》中制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的规定将使目前基建信托中普遍采用的地方财政承诺的增信条款在“明处”逐渐消失,但是不排除地方财政担保在以后的合作中会“暗地里”变相出现。

  中信建投认为,地方政府的投资意愿和冲动并未改变,可以预见,一些创新的信托融资方式将会出现,以其他合规的方式参与到基建项目建设中去,因此,463号文对整体信托规模影响有限。

  不过,由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行政性质,尽管投资者和信托公司对信政合作产品的安全性仍有较高的预期,但此次禁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行为的重申,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投资者和信托公司的心理,使其在购买或承接相关业务时更为谨慎。

  基建信托被“点刹”

  震动信托业

  或许从地方平台的资金来源角度分析,我们能体会到信托业感受到的震动。

  根据审计署2011年发布的《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我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为10.7万亿元。从借款来源上看,主要是银行贷款,约占全部债务的79%。然而随着监管层对银行输血地方平台管理愈加严格,地方平台的融资通道逐渐转向发债及信托,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在“稳增长”催生的巨大资金需求下,基建信托已经成为信托业2012的一匹“黑马”。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2012年二季度末行业数据显示,信政合作类信托余额达到3254.32亿元,与去年一季度末相比净增加了744亿元,这也是信政合作类信托自2010年三季度纳入统计以来,连续七个季度下降后首次余额回升。用益信托发布的数据显示,基础产业信托在去年年内亦呈快速增长趋势,其中一季度发行规模247亿元,三季度已达到78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幅达到315.37%。

  除了信托之外,城投债在2012年增长迅速,也成为地方平台补血的重要通道。

  地方政府背景的基建信托、工商企业信托及房地产信托一直被视为信托业的三驾马车,基建信托的地位在房地产信托严控的2012年尤为明显。多家研究机构检测数据显示,基础设施信托的成立规模去年多周占比超过50%。也难怪有信托人士指出:“地产项目不能做,基建项目被迫暂停,信托公司依重的项目在这个文件中基本全军覆没了。”

  基建信托仍有

  可操作空间

  虽然《通知》对基建信托现在的模式有较大冲击,但是基建信托并非没有操作空间。

  譬如,虽然公共租赁住房以及公路等公益性项目对信托资金亮了“红灯”,但是部分非公益性项目,譬如园区建设等等,仍然可以通过信托融资。中信建投证券认为,《通知》对禁止向信托公司直接或间接融资的项目限定在“公益性项目”和“需要财政性资金偿还的债务”,且列举的项目类型是“公租房、公路等”,因此,如何认定公益性项目,如何确认哪些债务是由财政性资金偿还,将成为关键。不排除信托公司通过其他变通方式,如将公益性项目和非公益性项目打包进行信托融资等方式来规避463号文。

  在考察交易对手的方面,《通知》规定地方政府等不得通过BT等方式举借政府性债务,以及规定平台公司不得授权融资平台公司承担土地储备职能和进行土地储备融资,地方政府不得违规担保等事宜,使得信托公司更加注重平台公司本身的财务实力,信托公司仍可选择实力较强的平台公司做交易对手。

  但是综合多位信托公司人士的看法,这点并不乐观。

  “信托公司发行基建信托往往都是考量地方财政的实力,如果单纯依靠平台公司内部消化债务的话,估计很少有平台公司能达到信托公司的要求。”

  亦有分析人士认为,对诸多过往已发行的诸多政信合作信托来说,因为采取了地方财政出具还款承诺以及人大出具决议列入预算等风险控制措施,这部分政信合作信托的还款来源实际来自于政府财政收入,等于引入了政府的信用支持,风险相对可控。

  而对部分还款来源不包括财政收入的信托计划来讲,由于部分融资主体的实际还款来源是持续再融资,“监管新规实施后,这部分融资主体的再融资之路可能受阻。如果不能实现再融资,这融资主体所面临的还款压力需要给予密切关注和高度重视。”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