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疯狂的石头:中诚信托再次“撞车”高利贷

2012-08-06 11:05:33 21世纪经济报道  代路

  21世纪网

  中诚信托“农戈山铅锌矿”信托计划,推出近一年,尚未募满计划的14000万元额度。今年三月,中诚信托又推出“2012中诚信托青山金矿股权投资集合计划”。“青山金矿”信托计划因为涉及黄金概念而受到热捧,短时间内就募集齐了计划的19886万元。

  但是21世纪网调查发现,“青山金矿”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与半年一开工的僵尸矿山“农戈山铅锌矿”有直接关联关系。

  另外,两个矿产信托的资金投向同样是尚不能转化成销售收入的采矿权,而担保方更是名字相同的两个自然人。

  这两名自然人是否有能力同时承担两个矿产信托总计资金近3亿的连带责任担保?21世纪网发现,其中一方疑欠股东方8800万元高利贷未偿还,担保能力存疑。

  故事还在继续发酵当中。

  陕西镇安“赌矿”神话

  青山金矿所在的镇安县属陕西省商洛地区,位于东秦岭山脉的南坡腹地,因处于地质褶皱地带,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几年前的一桩金矿收购事件已经令镇安县名噪资本市场。

  2009年7月,上市公司中金黄金(600489,股吧)(600489)发布公告称,公司以人民币79800万元收购自然人李富宇持有的镇安县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

  而在转让之前,镇安县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仅人民币5000万元,从资产上看,累计投入还不到2000万元。以79800元的价格转让之后,原股东获利达40倍!

  不知青山金矿的原股东是否受到当地同行暴富神话的启发,近年镇安县青山金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青山金矿公司)的股权和矿权也开始了一系列腾挪。

  最早的镇安县青山金矿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100万元,地址位于镇安县大坪镇龙湾村,法定代表人陈小华。性质是自然人独资。

  2012年6月,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公示文件显示,青山金矿的采矿权经历了一次转让,由法人代表为陈小华的青山金矿公司转给了同样名为“镇安县青山金矿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机构,该公司注册地同样是镇安县大坪镇龙湾村,不过法人代表名叫黄强,注册资本1000万元,同时时法人投资控股性质。

  对照中诚信托的公示资料,可以得出结论:2012年,青山金矿公司完成了由自然人独资到法人投资控股的改制,股东也由自然人变成了北京都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镇安鑫富矿业有限公司两个法人。

  工商资料显示,镇安鑫富矿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8日,注册资本仅500万元。青山金矿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鑫富矿业占到30%,也就是说投入在300万元左右。

  一年后,中诚信托“青山金矿”信托计划成立,鑫富矿业转让手中30%的股权,将获得人民币10000万元。从账面上看,鑫富矿业投入仅300万,一年后就增值了33倍!

  “青山金矿”关联“农戈山铅锌矿”

  继中诚信托“农戈山铅锌矿”信托计划之后,北京都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又出现在中诚信托的“青山金矿”信托计划的股东中。

  中诚“青山金矿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文件显示,该产品拟募资人民币19886万元,运作目的是持有和管理陕西省镇安县青山金矿有限责任公司99%的股权和贷款。

  按公告信息,青山金矿公司成立于1999年9月18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股东分别为北京都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70%)和镇安鑫富矿业有限公司(持股30%)。

  “青山金矿”信托计划的管理方式是,以信托资产中的10000万元资金,收购镇安鑫富矿业有限公司持有的青山矿业公司30%股权,剩余资金用向青山金矿公司发放无担保贷款。

  另外,北京都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持有的青山金矿公司69%作价7886万元,加上1000万元人民币现金,认购信托计划中的次级部分8886万元。

  21世纪网同时发现,中诚信托2011年成立的“农戈山铅锌矿”信托计划,项目实际控制方为北京中科天成投资有限公司。而北京都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中科天成公司中占到20%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

  不久前,21世纪网刚报道过“农戈山铅锌矿”信托的相关可行性问题。如果“农戈山铅锌矿”无法形成回报,不知是否将对北京都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青山金矿”上的运营产生影响。

  股东相同,也许将使这两款矿产信托的发行,与房地产信托中屡见不鲜的“借新还旧”模式划上等号?

  担保责任人自身欠8800万元高利贷未还?

  两款矿产信托除了股东有重合之外,信托文件中均有提到:“自然人石涛、郝巍为股权转让价款支付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两个自然人,是否有能力承担总数近3亿的信托支付责任?

  21世纪网调查发现,北京都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都市资产公司)曾与人因高利贷纠纷诉诸法庭,当事的另一方法定代表人也名叫郝巍,与都市公司在两款矿产信托中的连带责任保证人疑为同一人。

  案情资料显示:都市资产公司曾与两家地产公司(明达地产、明达房地产)订立《借款协议》,都市公司向明达房地产公司借出资金8000万元,为期3个月,到期时明达房地产在足额偿还借款之外,还应按借款金额的10%即800万元支付借款利息。其中,借款方“明达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名为郝巍。

  都市资产公司借出款项后,到三个月借款期满,明达房地产公司并未归还借款和支付利息,于是都市资产公司将对方告上法庭。但法庭的判决是,由于都市资产公司未能提供明达房地产公司相关的商业登记文件,不能证明该公司的存在,起诉被驳回。

  郝巍旗下房地产公司与北京都市资产的高利贷纠纷,到目前为止是否终结不得而知。但是两款信托产品的连带责任保证人郝巍,若与明达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郝巍为同一个人,则是都市资产公司把利益纠纷方放到了为信托产品作担保的位置上。基于此人在借贷问题上的信用表现,那么同样一个人,是否能承担信托产品的支付连带责任?着实令人怀疑。

  而且,目前中诚信托方面未对相关问题作出任何披露。

  青山金矿价值?还要赌一赌

  鑫富矿业所占青山金矿公司30%的股权,获得人民币10000万元的回报,由此初步估算,青山金矿公司的整体价值应在33333.33万元以上。

  由于中诚信托方面未公示相关无形资产的评估数据,因此21世纪网只能就矿产保有量作简单的对比。

  2009年中金黄金收购镇安县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时曾公布相关数据,被收购公司所持的权益主要包括采矿权一个,保有金储量1934千克;探矿权一个,保有储量46208千克。当时这两个矿权的评估价值达到80124.09万元。

  中诚信托的产品文件中亦提到:根据2008年陕西省国土资源厅的评审备案显示,青山金矿的金金属量为1081千克。

  如果在2009年初的时点上看,青山金矿的金储量不到镇安黄金矿业的40分之一。即使是现在,金价仅仅升至2009年的价格的近一倍左右。两个金矿的价值相去甚远。

  另外,在2009年下半年,成都理工大学某地质勘查项目组曾出具一份普查报告,称青山矿区经进一步勘探后,金金属量约为3920千克。不过资料表明,当时的这一勘探普查项目具有被资助性质。

  到底青山金矿的真实储量和价值是多少,或许只能在建设完投产之后才能见分晓。(21世纪网 代路)

(责任编辑:张楠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