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0亿家族信托进化论: 受托财产纵向扩围 资产配置趋于多元化

2022-05-26 01:50:54 21世纪经济报道 

从0到1000亿元,用了7年;而从1000亿到3500亿,只用了3年。

作为监管鼓励的信托本源业务,家族信托近年来发展迅速,已成为信托公司重要的业务转型方向,多家公司加大投入力度、提升重视程度,家族信托服务能力普遍提升。

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家族信托存量规模已达3494.81亿元;在2022年1月单月家族信托规模新增128.99亿元,较上月增长33.54%,创近一年来新高。

近期,信托公司陆续披露的2021年度报告则更加细分地呈现了这一朝阳业务的进化态势。根据用益信托整理的相关资料显示,2021年家族信托业务存续规模前16名的信托公司均已超100亿元,其中超500亿元信托公司已达4家,依次为建信信托、平安信托、中信信托、外贸信托。

在受托财产类型上,多家信托公司尝试纵向扩围,挖掘资金型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股权家族信托的更多可能性;在资产端,非标供给日益萎缩,信托公司更加注重构建资产配置能力,有的已落地首单权益投资模式的标准化家族信托。

“总体来说,发展家族信托的业务方面,大多数信托公司均已经有较成熟的团队和管理架构,接下来尤其要重点关注和发展‘其他财富管理信托’。”华东某信托公司家族信托部负责人向记者指出,未来信托公司将更聚焦为委托人提供财务规划、资产配置、投资管理等财富管理信托服务,从定制的视角出发,考虑委托人家庭人口状况、职业风险、子女安排、养老规划等,为委托人提供适合其的家庭生命周期的财富管理方案。

受托财产纵向扩围

家族信托业务开展初期,委托人设立的信托财产以金融资产为主,尤其是货币资金,资管产品、保单等位居其次,而随着高净值客户在传承非货币类财产方面的意愿逐步增强,家族信托财产的类型正不断丰富,以企业股权、不动产、艺术品等财产设立家族信托的情形进一步增加,家族信托管理的信托财产种类不断丰富。

5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信托业协会历年的调研问卷数据发现,以货币资金为受托财产的家族信托规模占比呈现下降趋势。

具体来看:2018年末,存续家族信托的受托财产类型主要以货币资金为主,其他类型甚至未有明晰、规范的统计。

2019年末,存续家族信托的受托财产类型中,货币资金占比约为89.19%;资管及信托理财产品占比为8.66%;保险单与股权型占比分别为1.75%和0.40%。

2020年末,纳入信托业协会调研问卷统计样本中的家族信托规模为817亿元,其中,货币资金规模占比66%;理财产品规模占比26%;保单规模占比5.6%。

此外,2020年,有9家信托公司开展了股权作为委托财产的家族信托业务,合计18单、规模14.52亿元(有3单未公布数据),其中中融信托、平安信托的规模都超过了5亿元;以不动产作为委托资产的家族信托仅两单。

一位从事家族信托业务的信托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不动产转移涉及高额税费,金融机构自身也不愿意接受不动产的委托,更倾向于在信托合同中设立触发条件,将房产变现后追加进入信托财产中,在信托财产登记和非交易过户仍然缺位的情况下,以不动产作为委托财产的家族信托业务开展的难度仍然很大。

梳理2021年信托公司年报及官方公开信息可以发现,现金类家族信托、以保单为受托财产的保险金信托、股权家族信托依旧是信托公司的主战场,2021年则更加着重纵向扩围。

比如,建信信托、平安信托相继推出全线上化管理的普惠型家庭信托,从受托财产类型来看,前者主要是货币资金,后者为保险单,该类信托设立门槛大大降低;中信信托则推出“信托+遗嘱”服务,将家族信托、保险、遗嘱三大传承工具结合,同时,在非现金财产领域,推出行业首单债权资产保险金信托。

受托财产的国籍上亦有所突破,继2020年建信信托创新推出针对美籍受益人(包括持有美国国籍、美国绿卡或因其他原因成为美国税务居民的受益人)的家族信托服务后,2021年五矿信托落地了美籍受益人家族信托,长安信托亦落地了国内首单涉及加拿大受益人的大额“祖母信托”,2022年初,浙金信托成功设立中国境内澳洲税务居民受益人信托。

以股权为受托财产方面,中航信托协助委托人通过家族信托持有近亿元初创型科技企业股权;协助委托人成立一单员工创新激励信托,用于奖励对公司创新做出特殊贡献的员工;五矿信托亦深挖家族客户复杂多元需求,为企业实控人设立股权家族信托,并为企业核心员工设立员工激励服务信托;长安信托设立的股权家族信托间接持股公司在境内A股首发(IPO)上市。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目前国内针对以股权、股票设立信托同样面临不动产信托的类似难题,因此目前国内股权或上市公司股票家族信托很多都是采取了“资金-SPV-股权”以及“资金-股票”的架构,以此解决此类信托设立过程中的主要障碍。

资产配置趋于多元化

货币资金仍是家族信托的主流财产形式,即使是非现金类家族信托,很多也会随着管理、运用、处分而产生资金,这意味着受托人需要对资金进行投资配置。

《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20-2021)》显示,根据信托业协会调研问卷的不完全统计,当前家族信托资产主要配置在信托公司自有产品上,其次是其他金融产品和外采信托产品。

在信托公司自有产品投资上,调研问卷所统计的家族信托投资于公司自有固定收益产品的规模为345.15亿元,占比64.43%,其次是投资于其他非信托金融产品(主要为银行理财产品、私募基金等)的规模为105.31亿元,占比19.66%,投资于自有证券投资信托和股权投资信托产品的规模占比仅为0.9%和7.95%,这表明家族信托的资产配置尚未真正实现多元化。

报告指出,一方面是因为家族客户的风险偏好整体较低,客户进行大类资产配置的理念还比较薄弱;另一方面也与信托公司为客户进行资产配置的能力存在不足有关。

“就家族信托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说,它应该是价值投资、长期投资,不应该寄望于固定收益、刚性兑付。”一位家族办公室高管曾向记者表示,2013年以后,商业银行、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信托公司给家族信托配置了大量的集合信托项目,其中主要投向之一便是房地产类融资信托,2021年上半年至今,房企信用风险还在深化,如传导到家族信托,会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家族信托这个品牌的声誉。

不过,在监管压缩融资类信托业务额度的背景下,多家信托公司开始强化投研体系建设,组建专业投资团队,提高在资产配置和资产管理方面的能力。

《2021年信托业专题研究报告》指出,伴随信托行业的转型步伐,信托产品从传统非标转变为“标品+非标”的多元组合,涵盖非标信托产品、公募基金、私募基金、流动性产品、股权投资等产品类型。

以光大信托为例,其在2021年落地了首单家族信托投资 Pre-IPO 股权项目的标准化家族信托,该家族信托是创新模式下的标准化家族信托,属于真正的权益投资模式,而非传统家族信托项目的固定收益模式。

“我们确实感受到,FOF产品已经成为家族信托越来越重要的配置方向。”外贸信托副总经理马绍晶在2022年初接受记者专访时亦提到,家族信托存续时间长、追求稳健、传承的特性与FOF产品的风险收益特征与优势十分匹配,所以,这种趋势性的变化可能说是一种必然。同时,FOF业务基于其资产配置的能力,还可以为部分家族信托设计定制化的FOF产品。

建信信托信托业务总监沈志强此前亦在公开场合中提到,家族财富管理从配置简单的资金信托或者固定收益产品,逐步到配置未上市公司股权、大类资产,未来这条路应该会越来越宽泛。

(作者:朱英子 编辑:曾芳)

(责任编辑:冀文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