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蹒跚起步” 税负问题成最大障碍

2019-03-22 02:34:09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陈植上海报道

“近期,我们即将完成一单家族信托业务。”3月21日,一家国内信托公司家族信托业务部门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与以往国内富豪将股票、现金、债券等高流动性金融资产注入家族信托不同,这单家族信托注入的,是一位创一代自己创建企业的股权。

“他将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一方面是希望能将个人财富(企业股权对应的财富)与企业经营风险隔离;另一方面是基于当前子女不愿接班,想通过家族信托形式妥善解决外部职业经理人与家庭成员围绕企业利益分配的纠葛。”上述负责人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自去年底以来,咨询此类业务的创一代企业家不在少数。相比海外家族信托注入企业股权的成熟操作机制,目前国内家族信托相关操作同样不存在法律法规障碍。

“但税负问题很可能让部分企业家望而却步。”3月21日,一位熟悉家族信托业务的律师向记者透露。目前,多家信托公司在与地方政府沟通,争取为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寻求优惠税收政策,推动国内家族信托业务发展。

四种场景四大缴税压力

上述律师表示,要将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其实操作起来并不复杂。只需企业主与家族信托受托机构前往工商部门登记,将持有的企业股权转让给受托机构旗下的SPV公司即可。

“目前这项操作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在税收层面。”该律师表示,企业家将持有的企业股权注入一个由自己掌控、按照自己意愿分配收益的家族信托,本质上是“左手倒右手”的资产转移,但这项操作属于“交易型转让”,因此需要按交易缴税。

一位熟悉相关税法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企业家这项操作要缴纳的税负额度,与注入家族信托的企业股权类型有着密切关系。

以非上市公司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为例,存在两种缴税状况:一是企业家将自主创建的公司股权(非上市)注入家族信托,由于其创建企业的初始投资成本极低(可能只有数万元),如今企业公允估值很高(可能达数亿元),因此税务部门将按照两者的差额(同样高达数亿元)征收相应的所得税与契税等,需要交纳的税款或达数千万元。

二是企业主将自己财务投资的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假设其为买入企业部分股权投资1000万元,目前这部分股权公允价值达到3000万元,那么就需为2000万元增值部分缴纳相应的所得税与契税。

再以上市公司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为例。一种情况是企业家自主创建的公司成功上市,若他打算将逾5%上市公司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一方面需证券交易所出具无异议确认函,即确认此举不属于减持,企业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另一方面相应的上市公司股权在注入家族信托旗下SPV公司时,企业家也需按初期投资成本与当前企业公允价值的差额,缴纳相应的所得税、印花税与契税。

另一种情形是,企业家进行财务投资的企业已上市,且持股比例低于5%,那么相应的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完全按照证券市场交易规则进行买卖转让即可。

上述信托公司家族信托业务部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目前这项业务遇到的最大操作障碍,就是企业主自己创建的公司股权被注入家族信托时,需缴纳动辄数千万的税收,只好选择观望。

近期,多家信托公司就此项业务与地方政府进行沟通,让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理解“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不属于股权卖出转让行为,而是家族企业传承的一项财务安排,以此争取税收优惠政策。其中包括递延交付税收,即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时不缴税,等到企业股权最终被受托机构按照家族成员受益人意愿出售时,才缴纳相应的所得税与契税。

“部分地方政府基于招商引资的考虑,也倾向于采取相应的税收优惠措施,通过将家族信托注册在当地,吸引相关企业落户。”一家信托公司家族信托业务主管向记者透露。此外,针对上市公司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他们也在与证券机构营业部沟通,能否在上市公司股票注入家族信托过程中给予相应的印花税、契税减免等。

创一代的“算盘”

信托业内人士认为,若税收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将很大程度推动国内家族信托业务的快速发展。

“其实这项业务的需求量并不低。”上述信托公司家族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底以来他为多位创一代将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提供业务咨询,部分咨询很快进入实际操作环节。

创一代急于将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原因众多。其中比较常见的,是企业家担心经济不景气导致经营风险加大,导致财富缩水(比如他们在发行融资类理财产品时,提供个人无限连带担保责任)。因此希望通过家族信托,将个人财富(企业股权对应的财富)与企业经营风险隔离。

此外,部分创一代的子女不愿接班家族企业,又不想让自己辛苦创建的企业成为“别人的公司”,因此也打算将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确保家族成员对企业获得决策话语权的同时,引入外部职业经理人团队。

3月21日,一位诺亚财富人士告诉记者,据他们调研发现,约20%受访的高净值家庭已经设立家族信托,还有50%受访高净值家庭表示,去年他们已经开始接触了解家族信托。

“个别创一代将家族信托视为企业股权受益权切割分配的工具。”上述信托公司家族信托业务主管透露,比如有的企业主有多位子女,若直接将企业股权按不同比例分配,可能引发子女之间的矛盾纠纷,因此打算借家族信托将企业股权按照自己意愿进行切割,再分配给子女,确保整个财富分配具有隐私性。

“还有一个共同原因,就是企业主担心未来遗产税出台,提前做好避税安排。”一位熟悉家族信托业务的香港律师向记者透露。

据诺亚财富发布的《2019高端财富白皮书》显示,不少国内富豪都赶在去年底前设立海外家族信托,其中一个重要考量是他们担心新个税法案下的“个人所得税反避税条款”可能给未来个人财富传承带来较高的缴税压力。但这些富豪的上述认知存在误区,家族信托并不是避税工具,而是在税务筹划方面提供税务递延等灵活性安排。

目前在中国市场,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所需承担的税负,不比欧美国家高。

欧美国家很早将这类行为视为“财产赠予”,并出台相应的财产赠予税,因此他们在安排家族企业股权传承时,往往会选择开曼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设立家族信托进行税务筹划,争取税收递延缴纳的效果。而中国尚未出台财产赠予税,鉴于欧美国家赠予税税率高于个人所得税,因此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所产生的实际税负较欧美国家是偏低的。

“将企业股权注入家族信托,不应是基于避税的考量,而是建立一种完善的财富传承制度安排,避免家族成员之间、家族成员与外部职业经理人团队之间,围绕企业决策话语权与利润分配展开不必要的争夺,确保企业长远发展。”上述香港律师指出。(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