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行业垫底 山西信托“求嫁”心切

2018-03-22 00:01:29 北京商报 

  山西信托正站在一个重要关口。背后是过去多年的历史包袱:数起风险事件交织,业绩排在行业末游……面前则是有望带公司走出低迷的新控股股东:3月16日,山西信托增资扩股事项在山西省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拟引入一家战略投资者。有消息称,工商银行(601398,股吧)有可能借此入局。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系信托的新身份将有助于山西信托的转型,但如何摆脱区域经济环境的影响,将成为山西信托能否逆袭的关键。

  迫切希望引入战投

  从山西省产权交易中心官方网站挂出的本次增资扩股详细信息来看,山西信托拟引入一家战略投资者,认购14.12亿-15.69亿股新增股份,持股比例为51%;同时引入一家财务投资者,认购不超过1.51亿股新增股份,持股比例不超过4.9%;原股东持股数量不变,具体持股比例将根据财务投资者认购情况确定。

  引入战略投资者为本次增资成立条件,成功引入一家战略投资者,本次增资扩股即完成;若最终没有成功引入合格战略投资者,则财务投资者引入也将不成立。山西信托还提出,增资后公司注册地仍将永久设于山西太原,公司名称也需含有战略投资者和山西元素。

  价格方面,则是在评估价格基础上,充分考虑信托公司牌照稀缺和控股权让渡的实际,确定挂牌价格,并根据意向战略投资者竞标情况和综合评审结果确定最终增资价格。目前挂牌价格为3元/股,挂牌期限为40个工作日,5月14日为期满日。

  51%的股权,也意味着接盘者将成为山西信托的控股股东。这是继日前中融信托之后,行业内又一笔大手笔转让股权的交易。但不同于中融信托股权变动中明确的交易双方,山西信托的新股东仍然是个谜。

  市场有消息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极可能是工商银行。事实上,2017年8月,市场就一度盛传“山西信托将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并出让控股权,工行有意借机拿下信托牌照,双方的洽谈已有数月之久”。一位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双方接洽的时间或更早,在2017年前,但彼时双方均表示有确切消息及监管批复后才会公布。

  对于“重现江湖”的这一消息,双方更为缄默。北京商报记者本周多次致电山西信托,但截至记者发稿前,电话未接通。工商银行对于这一事件也并未做出回复。山西产权交易所的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交易所公开挂牌投资的话,符合条件的所有人都可以报名,最终谁来摘牌是完全不确定的,最后还是根据报价价格、对标的企业前景规划等来定。不过上述业内人士分析称,工行的可能性还是很大,因为从山西信托列出的条件来看,符合条件者并不多。

  兑付困局伴随低迷业绩

  山西信托手握的王牌,就是信托牌照,拥有着其他金融牌照望尘莫及的、能整合运用几乎所有金融工具的“特权”,一张牌照就堪称一个全牌照金控集团。“牌照稀缺性”令信托公司股权受到各路资本的追逐。但山西信托近年并未把牌照优势完全发挥出来,因为应对一件接一件的“麻烦事”已让人焦头烂额。

  风险事件就是其一。从2013年被卷入山西联盛能源集团的破产案,到2018年初的3款信托产品逾期,对山西信托尽调是否到位、是否及时制定了还款计划等质疑声随着旧案新案的叠加一直不断。

  对年初爆发的违约项目,山西信托最近一次表态是在2月初,2月10日、11日公司官网连发两则公告,称公司严格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对项目进行管理,对风险进行隔离,并采取多措并举的办法、手段处置化解风险,为投资者的利益最大化认真履职尽责。同时还否认并斥责“以自有资金兑付”等传闻,并发出律师声明。

  涉及联盛集团的项目解决进程则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据山西信托官网2月2日发布的相关信托计划临时信息披露公告显示,公司于1月初就联盛管理人要求签订留债协议等事宜向投资人进行披露,并通过电话及邮件方式召开受益人大会,征求受益人意见。但截至表决结束日,收到的有效电话和邮件表决仅占信托计划全部信托单位份额的43.16%,收到的69票表决意见也全部为“不同意”,这两项均未满足《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中关于召开受益人大会的规定。

  风险事件对山西信托的负面影响并不仅在信誉层面,公司近年在很多方面都已掉队。例如注册资本金的扩充,仅2016年以来,行业内就有约一半的公司实现增资,频率高到让人眼花缭乱,“百亿级俱乐部”已有5位成员,山西信托13.57亿元的注册资本金尚为当前行业平均水平的约1/3,在行业68家公司中排在第54位。

  资本实力又牵制了公司的业务开展,信托资产规模排在行业末游,业绩更是连续多年“开倒车”。2013-2015年,山西信托营业收入一路下滑,规模从6.1亿元降至3.1亿元,几乎“腰斩”。净利润缩水甚至超过一半,从2013年的约2.1亿元降至2015年的9354.47万元。虽然2016年山西信托业绩有所起色,但也只是回到2012年的水平上下。2017年公司业绩再次下跌,营业收入3.1亿元,净利润7346.76万元,为近八年低点。今年初,62家信托公司在中国货币网披露了未经审计的2017年财务数据,其中,山西信托位列倒数第二。

  区域性难题待解

  也因如此,此次增资扩股对于山西信托至关重要。业内人士指出,按照前述猜想,如果工行入局,山西信托将变身为银行系信托公司。

  此前已有4家银行系信托公司尝到甜头,分别为兴业银行(601166,股吧)控股的兴业信托、建设银行(601939,股吧)控股的建信信托、交通银行(601328,股吧)控股的交银国际和浦发银行(600000,股吧)控股的上海信托。据统计,近年这4家信托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都在行业里领跑。

  “引入银行股东对于推动山西信托发展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银行系信托公司最突出的优势是通道业务,虽然现在严监管下这个优势发挥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但是在项目资源、客户资源、资金资源、其他牌照公司业务协同、品牌影响力等方面仍会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和释放。”信托业资深研究员袁吉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他提到的“可能制约优势”的政策,主要是指银信通道业务的收紧。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银行系信托公司大量承接了来自股东的被动管理性业务,但是在“去通道”的大背景下,这一模式发展恐怕难以为继。

  不过也如袁吉伟所分析的,“宇宙行”的各项资源都会惠及山西信托,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还进一步表示,工行能帮助山西信托跳出区域性限制。不得不提的是,山西这个曾“因煤而兴”的省份,近年也“因煤而困”。山西信托在2016年年报中也坦言,山西省面临破解资源型经济困局的重大课题,存在突出短板,同时发展不足、经营粗放、规模不大、结构不优、质量不高、效益不好、创新不够的问题也仍突出。地区经济结构性矛盾突出,一煤独大局面尚未有实质性改变,区域经济环境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经营。

  除煤炭行业,山西省内的一些企业运作也在近年出现问题,如山西信托踩雷的联盛集团和今年初违约的3只项目的融资方(山西富豪全亚林家族控制的3家企业)都曾一度显赫,企业经营不善又会给金融机构带去坏账。据央行太原中心支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末,山西全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794.3亿元,同比下降13.3%;银行业不良贷款率3.51%,同比下降0.99个百分点,不过依然明显高于全国1.74%的平均水平。“如果工行成为山西信托控股股东,山西信托的业务发展有望全面推进,甚至不排除从行业末游跳升至中游的可能。”廖鹤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王晗/文 张彬/制表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行业垫底 山西信托“求嫁”心切》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