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8年信托业“压通道”:信托资产规模拐点隐现

2018-01-04 07:24:19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奇
本报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2018年去通道攻坚

  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今后3年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其中,近年来迅速发展的通道业务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金融风险。通道业务,业内一般指非银行金融机构通过向银行发行资管产品吸纳银行资金,帮助银行曲线完成贷款,并将相关资产转移到表外的过程。从信托券商保险,再到基金公司,借助这些“通道”,银行大幅放大了原本有限的贷款额度,并且也衍生了监管套利、难以穿透、融资平台及房地产违规融资屡禁不止等问题。

  目前,监管层已要求信托业在2018年压缩通道业务,券商和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也要压缩。那么如何压缩通道业务?通道业务资金端主要来源于银行理财,而资产端主要投向于融资平台及房地产业务,压缩通道对它们会产生什么影响?(杨志锦)

  导读

  华北地区信托研发部人士认为,压缩通道业务规模影响大于收入效应。主要体现为行业信托规模增速会有明显的下滑,可能出现负增长,不过对信托业务收入的冲击不会特别明显。因为信托业务收入贡献中,通道业务要远低于主动管理业务。

  信托通道近期再次引起热议。2018年信托通道或将成为监管关注重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日前中信信托业内率先承诺“2018年银信通道业务规模只减不增,同时争取提前终止部分业务”。此前不久,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下称“55号文”),对银信类,特别是银信通道业务予以规范。

  2018年1月3日,国投泰康信托研究发展部和晋予认为,通道业务推高的信托资产规模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在金融去杠杆、防风险、降成本的政策导向下,通道业务的高速增长预计难以为继,信托资产规模拐点隐现。

  一位华中地区信托公司总经理1月3日称,现在的市场环境、监管形势下不得不压通道。“首先要从思想意识上减少对通道依赖,这是发展理念问题不是空话;其次要落实到行动,提升审核条件,保证通道业务质量;另外信托公司要有意识地由通道向主动管理转型。”

  综合多位受访人士观点,通道业务量大但费率较低,因此未来“压通道”或对规模增长带来较大压力,但对收入影响有限。此外,伴随通道规模受限,未来通道费率或有回升。

  需要说明,压通道并非不能做通道。多位业内人士称,信托业发展初期通道就是“三大传统业务”之一,“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之中亦蕴含通道意味,不能妖魔化通道业务。放之于更广阔的社会融资体系中,信托通道业务可能也起着宏观调控政策的调节器、缓冲垫作用。

  压通道主要压新增

  在券商、基金子公司资管规模缩水背景下,信托的高增长颇为惹眼。

  近年来,信托增长规模持续“季度超万亿”的态势,截至2017年三季度规模已达24.41万亿元,季度同比增速达34.33%,年末或将突破25万亿。与此同时,通道业务出现行业分化,主要集中于部分银行系、具有集团背景的大型信托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截至2016年末中信信托、建信信托管理信托规模均突破万亿,而今年截至目前,上海信托、兴业信托、华润信托等规模均破万亿。

  规模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通道回流。三季度末,银信合作余额为5.43万亿,在信托管理资产中占比22.27%。通常被业内用来评价通道状况的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在2017年3季度末达13.58万亿。

  有接近监管层人士称,2018年信托业的外部环境关键是“压”,就是压通道。

  “我觉得信托作为通道方来压缩有点不太现实。”一位华北地区信托经理称,“就通道业务中信托的角色而言,很难说主动干什么,因为权利、义务在合同里面约定好了,基本就是根据银行指令行事。都没有主动管理,怎么能说主动解除交易?”

  有华北地区研发部人士称,通道压缩存续项目很难提前结束,那主要就从新增入手,降低新增规模和增速。具体有三方面措施:一是严把合规、风控关,提升新增业务门槛;二是到期结束,不再延续;三是一些平台类通道项目,可以通过置换债替换出来。

  “从我们公司来讲,合规性放在首位,肯定从合规上来压缩,比如减少擦边球业务。”一位大型信托公司信托业务负责人称。

  他进一步表示,通道业务看两端,一端是资金来源,一端是资金运用。来源以前多是理财资金,以后可以再审慎些,运用上肯定不能变相投向不合规的房企或“两高一剩”行业。理财资金可以用,但对净资本占用较高,所以做理财资金业务不经济。“首先是合规,再考虑是否经济。”

  规模可能负增长

  前述研发部人士认为,压缩通道业务规模影响大于收入效应。

  主要体现为行业信托规模增速会有明显的下滑,可能出现负增长,不过对信托业务收入的冲击不会特别明显。因为信托业务收入贡献中,通道业务要远低于主动管理业务。

  2017年信托业经营指标已经说明这点,全年信托资产规模的增长并没有带来收入和利润的快速增长,两者增速在2017年出现背离。“由于增长较快的是事务管理类信托,其本身报酬率较低,因此信托业务收入的同比增速远低于规模。”和晋予称。

  虽然可能对规模增长带来负面效应,但是从业务合规、行业长远发展而言有其正面意义。因为“通道业务”并非可以高枕无忧,也可能是“名利”双失的赔本生意。前述信托业务负责人称,此前通道中会有合规问题,比如不满足规定的房地产项目包装一下,银行理财投信托,信托投有限合伙,然后资金就能投出去,未来监管穿透,信托公司可能也不敢这么做。

  业内人士认为,若通道额度有限肯定是价高者得,未来通道费率可能抬升,不像现在这么廉价。“最早做通道1%,之后千八、千一甚至万八,这是恶性竞争的结果,回归理性之后要做有质量的通道业务。”前述研发人士认为。短期看,压缩通道业务,合规和不合规的都会受到很大压制,在资产证券化、银登挂牌、投资类银信理财合作方面可能还会有一定空间。

  前述信托公司总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资管新规允许一层嵌套,与一层嵌套相关的业务都是未来可以光明正大做的业务,要求一是单层嵌套,二是符合产业政策,比如保险资金想用来放贷,通过信托可能是最好的方式。

  同时压通道也是倒逼信托公司加强主动管理业务开发、促进转型发展的契机。这方面空间巨大,比如投行业务、资管业务、投贷联动等。其实提升主动管理早已成为业内共识,不过在更易赚钱的方式出现时偶有放松。“在资产管理领域体现信托力量要依靠提升行业主动管理能力,这才是信托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原北京信托董事长李民吉称。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2018年信托业“压通道”:信托资产规模拐点隐现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