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68家信托公司风险观察: 23家不良率下行 赔偿准备金提而不用

2017-05-10 06:05:51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奇
本报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一位华东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信托赔偿准备金提而不用并不是因为没有发生风险,而是由于使用要求比较高,另外即便有些公司满足使用要求也会因各方面因素而不使用,如声誉风险方面的考虑等。

  20万亿的信托业,防风险无疑为重要议题。

  年报乃全方位了解各家公司生态的重要窗口,尽管目前公布的68份信托公司年报少有提及具体的风险情况,但风险已非可以回避的话题。

  业内人士认为,观察信托公司的风险状况,从财务报表中主要应关注三个重点,一是自营资金与信托资产的相互交易(下称“固信交易”),二是自营资产的不良率,三是重大诉讼情况等。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6年末28家信托公司不良资产为0,且不良率发生变动的40多家公司中有23家不良率呈现下行态势。绝对值而言,40家公司不良资产合计规模约110亿元,同比出现一定幅度增长,不过增幅减缓。

  华融信托研究员袁吉伟认为,整体来看,2016年信托风险状况相对较好。除天津钢铁、河北融投相关项目外,未有大量风险暴露。“一方面源于2016年流动性相对宽松,同时房地产市场较好,给了风险处置一个良好环境;另外监管部门对风险处置要求较高,信托公司更加重视。”

  自营不良率多数下行

  自营不良率无疑为观察信托公司风险状况的重要指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虽然有28家信托公司不良率期末值为零,但仍有较多信托公司不良率偏高。68家信托公司中共有7家公司不良率超过10%,其中华宸信托、浙金信托、吉林信托不良率均在20%以上,分别为31.35%、26.19%、22.87%。

  需要说明,部分公司的不良资产形成有历史原因。如华能信托2016年末自营资产不良合计2234.44万元,不良率0.16%。其中占比最大的一笔不良资产源于2003年,将信托资金委托华夏证券理财。华夏证券于2008年7月破产,现已进入清算程序,应收华夏证券的1053.42万元被划为损失类。

  同样,中泰信托报告期末并无新增不良信用风险资产,仍为历史形成的35416.06万元。据梳理,该笔不良或可追溯至2008年之前。

  从2016年报来看,随着历史问题逐步化解,多数信托公司不良率呈现下行态势,68家信托公司中有24家不良率未变,在不良率变动的44家信托公司中超半数不良率下行,其中23家下行,21家上行。新华信托不良率由14.66%降为9.33%,北方信托不良率由14.41%降为11.86%,厦门信托不良率由0.13%降至0等。

  业内人士称,不良率降低一方面跟不良资产处置、核销有关,另一方面也跟增资有关。“因为不良率为不良资产除以信用风险资产,固有资产增加后,相当于做大分母。”

  不过,也有部分信托公司不良率出现恶化趋势。如东莞信托、兴业信托、华融信托不良均为从无到有,因此仍需防范新增风险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到,2016年多数未决诉讼均为企业借款合同纠纷或证券信托业务纠纷。也有例外,如华宸信托员工高某利用管理空白合同的工作便利,私刻公司公章、私自打印空白收据,以信托受益人的名义开展虚假业务活动,共诈骗24人计7558.70万元。该事项中,受害人向华宸信托提出了代偿申请。

  除自营不良率外,部分公司还会披露信托不良率。

  再如昆仑信托2016年末自营资产不良率为10.86%,信托不良率为0.42%。业内人士认为,自营不良率反映表内状况,信托不良率反映管理的信托项目状况,两者之间没有直接关联。“若用自有资金接了信托风险项目,信托不良率可能传导至固有不良率。”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末信托业的风险项目个数为545个,资产规模为1175.39亿元,对应20.22万亿的信托资产规模,不良率为0.58%,风险总体可控。

  信托赔偿准备金提而不用

  动用自有资金兜底风险项目在业内已不是秘密。这类交易在年报中通常呈现于“固有财产与信托财产相互交易”一项。

  68家信托年报中,陆家嘴(600663,股吧)信托、华宝信托上海信托等当期数据均维持较高水平。北方信托前一年该项交易规模为0,2016年新增6.83亿元。而中铁信托、吉林信托、中泰信托等则未发生交易。

  北方信托2016年固有和信托资产之间重大关联交易包括:轧三钢铁公司流动性资金贷款集合信托1.06亿,天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1.05亿,兴天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1.04亿等。

  需要明确“固有财产与信托财产相互交易”不等同于“兜底”数据,另外即便其中包含“兜底”也不意味着会形成绝对损失,大多数情况下,此权宜之计目的是时间换空间。

  另外,信托赔偿准备金是从兑付风险角度考虑计提的风险准备。按照监管方面的规定,信托赔偿准备金按税后净利润的5%计提,累计总额达到公司注册资本的20%时可不再提取。当然也有部分信托公司按照更高的标准进行提取,如山东信托每年按照净利润的10%计提,北方信托按7.5%计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赔偿准备金“提而不用”在业内为普遍现象,多数信托公司迄今为止信托赔偿准备金未曾使用,这也使得部分公司已经达到“可不再提取”的标准。

  一位华东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信托赔偿准备金提而不用并不是因为没有发生风险,而是由于使用要求比较高,另外即便有些公司满足使用要求也会因各方面因素而不使用,如声誉风险方面的考虑等。

  《金融企业会计制度》规定“从事信托业务时,使受益人或公司受到损失的,属于信托公司违反信托目的、违背管理职责、管理信托事务不当造成信托资产损失的,以信托赔偿准备金赔偿。”这也意味着,一旦动用信托赔偿准备,即承认公司违反信托目的、违背管理职责或管理信托事务不当。

(责任编辑:冉一方 HN05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68家信托公司风险观察: 23家不良率下行 赔偿准备金提而不...》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